微信公众号 CCBible/Bible101/DBible 微博@基督徒百科@Bible101@歌珊地圣经引擎@如鹰展翼而上 QQ群 4619600/226112909/226112998 同步推送#今日真道圣言#

MHC:约翰福音 2

来自基督徒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翰福音第2章

在上一章结束的地方,我们看到对耶稣呼召的第一批门徒,安得烈和彼得,腓力和拿但业的记载。这些人是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的,启14:4。现在,在这一章,我们看到,I. 对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 - 在加利利的迦拿把水变为酒的记载(1-11节),以及他在迦百农的出现,第12节。 II. 对他开始公开事工后在耶路撒冷守的第一个逾越节的记载,他从圣殿里赶走作买卖的人(13-17节);他向那些为此事与他争辩的人显的神迹(18-22节),以及对一些几乎相信了他的人的记载,他们有一段时间跟从他(23-25 ),但他太了解他们,不对他们抱有任何信心。

约2:1-11

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2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3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4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5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6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7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8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9管筵席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10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11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我们在此看到基督在加利利的迦拿的一次婚礼上,行神迹把水变成酒的故事。基督不行神迹的时候,有很少一些人,是如此作好预备来相信他,并跟从他的;但除非他做一些事情,来回答那些问,“你还显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呢”的人,很多人就不大可能被打动。他本是可以在这之前就行神迹,本可以使神迹成为他生活中常作的事,常常用神迹待他的朋友;但是神迹的目的是神圣庄严验证他的教训,所以他就不行任何的神迹,直到他开始传讲他的教训为止。现在来看,

I. 这神迹的起因。迈蒙尼德认为,神尊荣摩西,摩西在旷野所行的一切神迹,都是出于需要而行的;我们需要食物,他就给我们吗哪,基督也是如此。留意,

1. 时间:他进入加利利后第三日。福音书作者记录发生的事情,因为没有一天,是不会没有一些异乎寻常的事情或说话发生的。我们的主比他的仆人更好使用时间,从来不像那位罗马皇帝一样,在晚上躺下睡觉,抱怨说他浪费了一天。

2. 地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在亚设支派所在的地方(书19:28),对于此地,圣经之前记载说,亚设之地且出君王的美味,创49:20。基督在乡下一个偏僻的角落开始行神迹,这地方远离行事众人都可以看见的耶路撒冷,为要表明他不受从人来的荣耀(约5:41),而是尊荣低微的人。他的教训和神迹不会像遭到在耶路撒冷那些骄傲,抱着偏见的拉比,政治家和大人物大大反对一样,被纯朴诚实的加利利人反对。

3. 它本身的起因是一场婚礼;很可能双方中的一位,或者两人都与我们主耶稣有亲。圣经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不像耶稣和他的门徒,是被请去,这暗示她在那里,就像在家里一样。留心基督在此把尊荣赋予神设立的婚姻,他不仅用参加,还用他的第一个神迹,来尊荣婚姻的庄严;因为婚姻是在人无罪时被设立,蒙祝福的,藉此他愿人得虔诚的后裔,因为它代表了在他和他的教会之间那奥秘的联合,因为他预见在教皇当权的国家里,尽管婚姻仪式受不当的尊荣,被提升成为一种圣礼,婚姻的光景却被不当地贬低,与任何神圣的功用不符。有婚礼 -gamos - 娶亲的筵席,去庆贺这庄重的事。人通常用节日欢庆婚姻 (创29:22;士14:10),表明欢喜和友好的敬意,以及为了坚立爱情。

4. 在这场招待上,基督和他的母亲,并他的门徒是主宾。耶稣的母亲(这是她最荣耀的称号) 在那里;没有提到约瑟,我们得出结论,在这之前他已经死了。耶稣是被请去的,他来,接受邀请,与他们坐席,为要教导我们尊重我们的亲人,与他们交往,即使他们是低微之人。基督要用与施洗约翰来的方式不同的方式来,施洗约翰来,也不吃,也不喝,太11:18-19。有见识的人努力抓住机会与人交往,而不是推辞,这就是他的智慧。

(1.) 有娶亲的筵席,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留意,[1.] 娶亲的时候,有耶稣基督同在其中,这是极好的;有他灵里满有恩典的同在,婚姻得到他的承认与祝福:这时婚姻就确实得到尊重了;那些在主里面结婚的人(林前7:39),结婚不愿没有他的同在。[2.] 那些结婚时要基督与他们同在的人,一定要用祷告邀请他来;这是那一定要向天上发出邀请他来的信使;他就要来:你呼叫,我便回答。他就要把水变为酒。

(2.) 他呼召的那五位门徒(约第1章)也受到邀请,因为他还没有更多的门徒;他们是他的家人,与他一道受到邀请。他们把自己交给他看顾,他们很快就要发现,尽管他没有钱财,他却有很好的朋友。请注意,[1.] 那些跟从 基督的人,要与他一同坐席,他如何饮食,他们也要怎样饮食,他已经这样替他们说了(约12:26):“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 [2.] 对基督的爱,要为着他的缘故,在对那些属于他的人的爱上显明出来;我们行善,不是向他行的,而是向圣徒行的。加尔文观察说,摆设筵席的人是何等慷慨,尽管看来他只有很少的财力,但他却邀请了未曾想过要邀请的四五位陌生人,因他们是跟从基督的人,加尔文说,这表明一些更卑微的人,要比很多更高位的人,在行事为人上更自由,慷慨,有更真切的友情。

II. 神迹本身。在其中请留意,

1. 他们酒用尽了,约2:3。 (1.) 在一场筵席当中有缺乏,尽管预备了很多,然而全部都用尽了。我们在这世上的时候,有时发现自己落到狭窄的地步,甚至在我们以为自己靠自己的能力完全充足时也是如此。如果总是消耗 ,也许我们还不知道,一切就被耗尽了。(2.) 娶亲的筵席遇上缺乏。留意,那些结婚的人,要变得为世上的事挂虑,一定要预料到会肉身受苦难,肯定会遇上失望。(3.) 看来耶稣和他的门徒应该是造成这缺乏的原因,因为人数比摆上供应时预料的多;但为基督使自己遇到窘迫的人,不会因他受到损失。

2. 耶稣的母亲请求他在这场缺乏中帮助她的朋友。我们被告知,在这情形中,在基督与他母亲之间发生的事(约2:3-5)。

(1.) 她让他知道他们落入的难处(约2:3):她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 有人认为她没有预料从他那里得到任何神迹的供应(他还没有行任何神迹),而是她要他向大家作某些恰当的解释,尽力挽救新郎的名声,不让他为难;或者(正如加尔文提示的那样),要他用某些神圣有益的讲论,补上酒的缺乏。但更可能的是,她在盼望一个神迹;因为她知道,他现在正作为那像摩西一样的大先知显明出来,摩西是如此经常供应以色列人的缺乏的;尽管这是他第一个公开行的神迹,也许她和她丈夫遇到困难时,他有时曾经帮助过他们。新郎可能会派人找更多的酒,但是她是去到源头那里。注意,[1.] 我们应当关心我们朋友的缺乏与窘况,不单顾自己的事。[2.] 在我们自己,我们朋友遇到的窘况中,我们用祷告把自己交给基督,这是智慧与责任。[3.]在我们向基督说话时,我们不可向他发号司令,而当谦卑地把我们的情形摆在他面前,然后把我们自己交给他,让他按他喜悦的行事。

(2.) 他为此责备她,因为他比我们更看到其中的不当,否则他就不会如此对待此事了。— 在此,

[1.] 这责备本身:“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 凡基督所疼爱的,他就责备管教。 他叫她作妇人,而不是母亲。当我们开始变得自以为是,我们就应当受到提醒我们是谁,我们是男人与女人,软弱,愚昧和败坏。这问题, ti emoi kai soi ,可以被解读为,那与你我有什么相干?如果他们真的有缺乏,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但它的意思总是和我们翻译的一样,我与你有什么相干?如士11:12;撒下16:10;拉4:3;太8:29。所以这说的是一种责备,然而却根本不是与他按照第五条诫命,向他母亲献上的敬畏与顺从(路2:51)不符;因为曾有一次,利未论自己的父亲说,我不认识他,申33:9。这是为了,第一,斥责他母亲干预那是属于他神性作为的事情,他的神性不依赖于她,她不是神的母亲。尽管作为人,他是大卫的子孙,是她的儿子;然而作为神,他是大卫的主,是她的主,他要她明白这点。最大的高升也绝不可让我们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我们的地位,与接纳我们的恩典之约亲近,也不可让我们生出轻看,不敬,或任何种类,任何程度的自以为是。第二,这是教导他其他的亲属(其中很多人是在场的),他们决不可以为,他在行神迹的时候,会对他肉身的亲族有任何照顾;或者他会在这件事上满足他们,此事上他们对他来说不过就像其他人一样。在神的事上我们决不可看人情面。第三,这是一个长久的抗议,反对他预见,他的教会在后来的世代要沦落入其中的偶像崇拜,把不当的尊荣归给童贞女马利亚,这是那些自称是罗马天主教徒的人所犯臭名昭著的罪,他们把她称作天后,世人的拯救,他们的中保,他们的生命与盼望;不仅依靠她的功德与代求,还恳求她命令她的儿子为他们行好事:Monstra te esse matrem —显明你是他的母亲。Jussu matris impera salvatori— 把你身为母亲的命令加在救主身上。在这里,当他将要行一件神迹的时候,甚至在他降卑的日子,他的母亲只不过是暗示代求的时候,他岂不是明明白白地说, “母亲,我与你有什么相干?”这清楚是为了要预防这拜偶像的罪,或加重对此,这可怕亵渎的定罪。神的儿子被天父指定作我们的中保;但是神绝没有定意我们主的母亲作我们在子面前的中保。

[2.] 这责备的理由:“我的时候还没有到。”因为基督行的每一件事,向他行的每一件事,他都有他的时候,固定的时候,最合适的时候,是被准时遵守的。第一,“我行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然而后来他行了这神迹,在这时候之前,因为他预见了,这要坚固他幼小门徒的信心(约2:11),这是他所有神迹的目的:所以这是当他的时候到了,他要行的许多神迹的凭据。第二,“我公开行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 ;所以不要如此公然谈论这事。” 第三,“我既然已经开始像先知一样行事,我脱离你权柄的时候还没有到吗?” 奈森地的格里哥利(Gregory Nyssen)如此认为。第四,“我行这件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 酒开始不够用的时候(可以这样解读约2:3),他的母亲要打动他去帮助他们,但除非它用得差不多了,有完全的缺乏,否则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不仅是为了防止有人怀疑他把剩下的一些酒和水混在一起,还教导我们,人的尽头是神显现帮助,解救他百姓的机会。当我们被削弱到极端的窘迫,不晓得该如何做时,他的时候就到了。这鼓励那些等候 他的人,要相信尽管他的时候还没有到,然而它必要到。留意,神延迟施恩,这不可被当作是神不听祷告。它快要应验。

(3.) 尽管如此,她仍期望他会帮助她落在这窘况中的朋友,以此鼓励自己,因为她吩咐用人听他的命令,约2:5。[1.] 她非常顺服地接受这责备,没有辩驳。不受基督的责备,这是最好,但在基督的责备下顺服安静,把这责备看作为仁慈,这是次好,诗141:5。 [2.] 她存留着她对基督怜悯的盼望,认为他还会满足她的心愿。当我们在基督里来到神面前寻求任何怜悯时,有两样事情会让我们灰心:—第一,认识到我们自己愚昧与软弱,“像我们的祷告这样不完全的祷告,肯定不能成就。” 第二,认识到我们主的反对与责备。苦难仍在持续,解救拖延,神似乎对我们的祷告生气。这是我们主的母亲在这里遇见的情形,然而她盼望他最终会赐下平安的答应,以此鼓励自己,这是为了教导我们要凭信心与神摔跤,要热心祷告,就算他看来在他的护理中,行事与我们相对,我们也要如此。我们一定要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罗4:18。[3.] 她指导用人立刻留心看他,不要向她求,因为很可能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她放弃一切看上去会影响他,或者向他作代求的作法;让他们的心专等候他,诗62:5。[4.] 她及时引导他们去听从他的命令,不争辩,不提问。她自己明白,向他发号司令是错了,就警告用人小心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既留心他供应的时间,也留心他供应的方式: “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 尽管你们可能以为这非常不合适。如果他说,客人要酒的时候,把水给他们,你们就这样做。如果他说,从那用尽的器皿的底下倾倒,要这样行。他能把几滴酒加增成为如此多畅饮的分量。”留意,那些期待基督眷顾的人,一定要出于内心服从他的命令。尽责的道路就是蒙恩的道路;基督的方法决不可被反对。

(4.) 基督最终行神迹,给他们供应;因为他常常比他说的更好,但绝不会比他说的更糟。

[1.] 这神迹本身是把水变为酒;水的实质得到一种新的形式,有酒各样的附质与品质。如此这样的改变是一件神迹;但是从教皇来的化质说,即实质改变,附质仍是一样,这是一种怪胎。藉此基督显明自己是大自然的神,造地,生出酒来,诗104:14 -15。每年从土地的水汽抽出葡萄汁,这不亚于是一件大能的工作,尽管按照自然普遍的定律,它不及这件事,不是如此奇妙的作为。摩西所行各样神迹的起头,就是把水变为血(出4:9;出7:20),基督各样神迹的起头是把水变为酒;这表明摩西律法与基督福音之间的分别。律法的咒诅把水变为血,平常的安慰变为苦涩与惧怕;福音的祝福把水变为酒。基督在此表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增进,改善造物的安慰,给一切相信的人,让它们成为真正的安慰。圣经说细罗要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创49:11),用来洗的水被变成酒。福音的呼召是, 你们都当近水来,买酒,赛55:1。

[2.] 这神迹的原委将它彰显,除去人对它一切有关欺骗或者合谋的怀疑;因为,

第一,它是行在水缸里的(约2:6): 有六口缸摆在那里。留意,1. 这些水缸的用途:在律法上洁净按神律法命令定规,更多是按照长者的传统,那些是礼仪上的污秽。犹太人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可7:3),他们洗的时候用极多的水,为此这里提供了六个大水缸。他们当中有一个说法,Qui multâ utitur aquâ in lavando, multas consequetur in hoc mundo divitias —洗的时候用水用得多的人,要在这世界上得到多的财富。 2. 基督怎样使用它们,这和它们原本的用途很不同;是作为装由神迹变成的酒的容器。就这样,基督来,带入福音的恩典,这就像酒一样,是使神和人喜乐的(士9:13),而不是律法的影儿,那像水一样,是软弱可怜的东西。这些是水缸,从来没有被用来在其中装酒;是用石头造的,就算它们装了酒,也是不适合保留酒的香气。它们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两三个单位的分量,缸,或伊法 ;数量是不确定的,但相当可观。我们可以肯定,这酒不是打算在这筵席上被全部喝光,而是作为对这对新婚夫妇更大的帮助,就像那新增的油对那穷寡妇一样,从中她可以卖油还债,所剩的可以靠着度日,王下4:7。基督所赐的就像他自己,他丰丰富富赐下,按照他荣耀的丰富。写书的人所用的言语是, 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因为圣灵本来是可以确知到底有多少的;这样(就像约6:19)就教导我们,对那些我们不是非常确定的事情,我们要谨慎说话,而不是自信地说。

第二,用人按照基督的话,把水缸倒满,直到缸口,约2:7。就像耶和华的仆人摩西,当神命令他,就去到那磐石那里取水一样;这些用人也是如此,当基督命令他们的时候,他们去到水那里取酒。留意,因为没有任何困难能拦阻神大能的臂膀,所以对他命令的话语,我们不可用任何不可能的说法加以反对。

第三,这神迹是突然行出来的,如此行出来,是大大尊崇了它。

a. 他们一把水缸倒满,他就马上说,“现在可以舀出来”(约2:8),这就成就了,(a.) 在旁观者的眼中没有任何仪式。人可能会像乃缦一样,以为他会出来, 站着,求告神的名,王下5:11。不,他安静坐在他的位子上,不说一句话,只是用意愿要事情成就,就这样行了这神迹。留意,基督行大事,奇妙的事,不大声喧哗,用隐藏的方式行出明显的改变。有时候,基督在行神迹的时候是用言语和记号,但那是为周围站着的人的缘故,约11:42。 (b.) 在他自己心中没有任何犹豫和不定。他不是说:“ 现在可以舀出来,让我尝一尝”,质疑成就的事和他意愿的是否一样;而是带着人能想象最大的确信,尽管这是他行的第一件神迹,他却首先把它举荐给那管筵席的。因为他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他知道他能做什么,他做事不是尝试;而是一切都为好,甚好,就算在开始的时候也是如此。

b. 我们的主耶稣指示用人,(a.) 把它舀出来;不是让它留在缸里不管,让人去称羡,而是舀出来,用来喝。留意,[a.] 基督的作为都是给人使用的;他给人的银子不是用来埋藏起来,而是要用来作买卖。他把你的水变成酒了吗?把知识和恩典赐给你了吗?这是为了叫你得益处,所以 现在可以舀出来。[b.] 那些想要认识基督的人,一定要验证他,一定要使用一般的手段来听从他,然而就能盼望非同一般的影响。为所有敬畏神的人所积存的,就是为投靠他的人所施行的 (诗31:19),所积存的,靠着行使信心舀出来 。 (b.) 把它交给 管筵席的。一些人认为,这 管筵席的只不过是那主宾,坐在桌子上手边的那一位;但如果是这样,肯定我们的主耶稣就应该坐在那位置上,因为从一切方面来看,他都是那位主宾;但看来另外一个人占了那首座,那可能是一个喜爱这位置(太23:6),拣择这位置的人,路14:7。基督按照他自己的规矩,坐在末位上;但尽管他不被人当作筵席的主对待,他却仁慈地显明自己是这场筵席的朋友,如果不是建立它的,也是它最好的恩主。其他人认为这位 管筵席的是视察监督筵席的人:这跟蒲鲁塔克著作里所写的会长一样,职分就是确保每一个人都吃饱了,没有人行事粗鄙,不守秩序。留意,筵席需要管理,因为太多的人赴筵席的时候,不能管理自己。有人认为这位管筵席的,是那位教士,某位祭司或利未人,求神祝福并祝谢,基督要人把杯带给他,使他能谢杯,为此感谢神;因为基督同在与能力的异乎寻常的标记,并不是要废除或排斥敬虔与敬拜一般的规矩与方法。

第四,这如此行神迹供应的酒是最好、最醇厚的一种,那管筵席的人承认这点;它确实如此,这不是他的想像,而是确实的,因为他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约2:9-10。1. 肯定的是,这是酒 。管筵席的人喝的时候,知道这是酒,尽管他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用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但还没有尝过这酒。如果品尝的人看见它是怎样舀出来的,或者舀出来的人已经尝过它,可能还可以把某些事情归与想像;但现在是没有怀疑的余地了。2. 这是最好的酒。留意,基督的作为甚至向那些不晓得这些作为的始创者的人,也是显为美。神迹的产物总是它们一类中最好的。这酒比一般的更浓,味道更好。管筵席的人带着喜悦之情向新郎提到这点,说它是非比寻常。(1.) 平常的方法是另外一样。好酒在筵席开始的时候摆上,发挥最大的功用,这时客人头脑清醒,食欲旺盛,能品尝好酒,会夸奖它;但是当他们喝足了,头脑混乱,胃口不能品味的时候,好酒对他们只是浪费,次的酒就足以应付他们了。请看一切感官之乐的虚空;它们很快就过度,但绝不能使人满足;人享受它们越久,它们带来的欢乐就变得越少。(2.) 这位新郎留下最好的酒,作最后一次祝酒,让他的朋友心生感激: 你把好酒留到如今;他不晓得应当为着这好酒向谁表示感激,就把坐席之人的感谢归给新郎。 她不知道是我给她五谷,新酒,何2:8。在这里,[1.] 基督通过如此丰富供应宾客,尽管以此容许一种有节制的欢喜用酒,特别是在欢庆的时候(尼8:10),然而他并没有因此推翻了他自己提出的警告,或者对它有任何一丁点的破坏,这警告就是,在任何时候,在娶亲的筵席上,我们不可 因贪食醉酒累住我们的心,路21:34。当基督为那些已经喝足的人供应这如此的好酒时,他是要试验他们的节制,教导他们除了怎样处缺乏以外,还当怎样处丰富。 被迫的节制是一种不生出感激的德行;但如果神的护理给我们丰富的感官之乐,神的恩典使我们有能力节制使用这些,这就是当受到称赞的舍己了。他也是要留下一些酒,证实这神迹的真实,建立其他人的信心。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桌的客人是受到如此大的教训,或者至少现在如此惊叹于基督的同在,以致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会滥用这酒到极处。。从这个故事得出的这两个看见,在任何时候都足以坚固我们去对抗放纵的试探:第一,我们的饮食是神给我们丰盛的恩赐,我们要把我们使用这些的自由,在使用时所得的安慰,归功于基督中保的工作;所以滥用这些就是心不感恩,不敬虔了。第二,无论我们在何处,基督都注视着我们;我们应当 在神面前吃饭(出18:12),此时我们不应当肆无忌惮自己吃喝。[2.] 他给了我们一个例子,表明他是如何与那些与他打交道的人打交道的,就是把最好的留到最后,所以他们一定要带着信靠待他。他们服事与受苦所得的奖赏是为另外一个世界存留的;这是将来要显明的荣耀。罪中之乐在杯中显得多姿多彩,但最终要反咬一口;但是信仰的喜乐是永远的福乐。

III. 在这故事结束的时候(约2:11)我们被告知,1. 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在他降生,受洗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和他有关的 神迹被行了出来,他自己就是所有神迹当中最大的神迹;但这个神迹是由他行出来的第一个神迹。他和教师讨论问题的时候哦,他本可以行神迹,但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有能力,但有隐藏他能力的时候。2. 在此 显出他的荣耀来;藉此他证明自己是神的儿子,他的荣耀是父独生子的荣耀。他也显明他职事的本质与目的;显明在他所有的神迹中,特别是在这件神迹中的一位神的权能,一位救主的恩典,显明了这位人长久期待的弥赛亚的荣耀。3. 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那些他所呼召的 (约第1章),那些未曾见过神迹,然而却跟从他的,现在看到这神迹,在当中有分,他们的信心被它坚固。留意,(1.) 即使是真信心,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软弱的。最强壮的人曾经也是婴孩,最坚强的基督徒也是如此。(2.) 基督荣耀的彰显是对基督徒信心极大的坚固。

约2:12-22

12这事以后,耶稣与他的母亲弟兄和门徒,都下迦百农去。在那里住了不多几日。13 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14 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15耶稣就拿绳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16 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17 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18 因此,犹太人问他说:“你既作这些事,还显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呢?”19 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20 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21 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22 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

在此我们看见,

I. 基督短暂到访迦百农,约2:12。这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大城,大约离迦拿有一天的路程,这被称作他自己的城 (太9:1),因为他把这城作为他在加利利的总部,他有的那一点点休息,是在那里度过的。这是一个人流汇集的地方,所以基督选择它,好让他教训和所行神迹的名声可以从这里开始传播得更远。留意,

1. 伴随他去到那里的一群人:他的母亲弟兄和门徒。无论基督去到哪里,(1.) 他不愿独自前往,而愿把那些已经把自己置于他的引导之下的人带上,好使他能指教他们,他们能印证他的神迹。(2.) 他不能独自前往,而是他们要跟从他,因为他们喜欢他教训或他的酒的甜美,约6:26。尽管最近他已经让他的母亲明白,在他的事奉工作上,他不会偏待她,胜过对待其他人,她仍跟从着他;不是代替别人向他说情,而是受教于他。他的弟兄和亲属也去,他们参加了那婚宴,在那里那神迹行在他们身上,还有 他的门徒,无论他去哪里,他们都伴随着他。似乎看来人开始比后来更受基督神迹的打动,后来的时候习惯让这些神迹看起来不再如此特别了。

2. 他留在那里,这一次是不多几日,现在的目的只是开始认识人,后来他要加深在那里的关系。基督仍到处走动,不愿把他的服事局限在一个地方,因为许多人需要他。他并且要教导跟从他的人,看自己不过是在这世界上寄居的,他的工人要跟随他们得到的机会,去到他们的工作带领他们去的地方。我们现在并没有看到基督在会堂里,而是在私下教导他的朋友,就这样,是按着程度进入他的工作。年轻的牧师在私下让自己熟习敬虔与造就人的讲论,好使他们有更好的预备,有更大的敬畏,去面对他们公开的工作,这是好的。他在迦百农没有停留很久,因为逾越节快到了,他一定要在耶路撒冷过节;因为每一件事按着它所当的时令都是美好的。好的事情,小的要让位给大的,雅各一切的住处都必须要让位给锡安的门。

II. 他在耶路撒冷守的逾越节;这是他受洗后的第一次,福音书作者记载了自此以后他守的所有逾越节,总共有四次,第四次时他受难(在这三年之后),从他受洗以来,现在一年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基督生在律法以下,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见出23:17。这样,他以身作则教导我们,要严守神所设立的制度,殷勤参加信仰的聚会。逾越节近了,他就上耶路撒冷去,好使他与首先在那里的人在一起。这被称为犹太人的逾越节,因为这是他们特有的(基督是我们的逾越节羔羊);从现在开始,神很快就要不把这算作是他的。基督自从他十二岁的时候开始,每年都在耶路撒冷守逾越节,这是为了顺服律法;但现在他已经开始他公开的事奉,我们可以比从前从他身上期待更多;在此我们被告知他在那里做的两件事:—

1. 他洁净圣殿,约2:14-17。在这里留意,

(1.) 我们看到他在耶路撒冷首先是在圣殿,似乎直到他到了圣殿后,他才作任何公开的露面;因为他在圣殿出现和传道,这就是大过先前的荣耀的这殿后来的荣耀,哈2:9。这被预言(玛3:1): 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就是施洗约翰;他从来没有在圣殿里传道,但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在施洗约翰出现后突然进入;所以这是这时候,圣殿是这地方,是人当期待弥赛亚的时间和地点。

(2.) 我们看到他在圣殿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把它洁净;因为在那经上这是得到预言的(玛3:2-3): 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必洁净利未人。 现在振兴的时候到了。基督来作伟大的振兴改革者;他按照归正犹大诸王的方法,首先除去那错误的(就像在希西家的时候,代下30:14-15;约西亚的时候,王下23:4,等等一样,那曾经也是逾越节时的作为),然后教导他们要行事为正。首先把旧酵除净,然后守节。基督来到这世界上的目的是改革这世界;他要所有那些到他这里来的人都要改革他们的内心与生命,创35:2。他通过洁净圣殿,已经教导了我们这一点,在这看,

[1.]要除去的败坏是什么。他在圣殿其中一个院里发现一个市场,那院被称作外邦人院,是在那殿的山之内。在当中,第一,他们卖牛羊鸽子,作祭物用;我们会想,这不是为了一般的使用,而是为了那些从乡下来,不能随身带着他们这样的祭物的人的便利;见申14:24-26。这市场可能曾经是设立在毕士大池边(约5:2),但得到祭司长同意进到圣殿里,为要得不义之财的缘故;因为毫无疑问的是,在那里设立市场的租金,检查在那里出卖的动物,证明它们没有瑕疵的费用,对他们是可观的收入。教会中极大的败坏,出现是因为贪财的缘故,提前6:5,10。第二,他们 兑换银钱,这是为按着计算,每年要付半舍客勒银子, 作为会幕的使用的人的便利(出30:12),无疑因此他们得到银子。

[2.] 我们的主采取什么行动除去这些败坏。他从前曾经见过这些殿中的败坏,那时他是以个人的身份;但从来没有去把他们赶走,直到现今,现在他已经接过一位先知的公开角色。他没有向祭司长投诉,因为他知道他们纵容这些败坏。但他自己,

首先,把牛羊,还有那些卖牛羊的人,从圣殿里赶出去。他从来不使用强力把任何人赶进圣殿,只是把那些亵渎圣殿的人赶出去。他没有没收牛羊归给自己,没有把它们扣押和圈起来,尽管他看它们是damage faissant —实在干犯他父的地方;他只是把它们,连同它们的主人赶出去。他用绳子做成一条鞭子,这些绳子可能是他们用来拉牛羊的,把它们扔在地上,基督从地上把它们拣起来。罪人为自己预备了把他们从主的圣殿赶出去的鞭子。 他造鞭子不是刑罚犯罪的人(他的惩罚是另外一种性质),只是把牲畜赶出去;他的目标只是改革。见罗13:3-4;林后10:8。

第二,他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to kerma — 小钱,钱币中的仆人。他把钱倒出,表明他对此的蔑视;他把它扔在地上,扔到它本属乎的土里。他推翻桌子,表明他对那些把信仰变成得世上财利事情之人的不悦。圣殿中兑换银钱的人是圣殿的羞辱。留意,改革的时候,行事彻底是好的;他把他们都赶出去;不仅仅把钱扔出去,还籍着把桌子推翻,把这个行当也扔了出去。

第三,他对卖鸽子的说(鸽子是穷人的祭物), “把这些东西拿去。”。尽管鸽子占用的地方较少,没有牛羊那么滋扰,然而却不可被容在殿里。 那些被交在神的护理之下的麻雀和燕子是受欢迎的(诗84:3),但被利用让人得利的鸽子却不是。神的殿决不可被变成卖鸽子的地方。但请看基督发热心时的谨慎。当他把牛羊赶出去的时候,它们的主人可以跟着它们去;当他把银钱倒掉的时候,他们可以再把它收拾起来;但如果他把鸽子放飞,也许它们就不能被收回了;所以他对那些卖鸽子的人说: “把这些东西拿去。”留意,谨慎一定总要指引和掌管我们的热心,好使我们不做任何与我们自己不相称,或对别人有害的事。

第四,他告诉他们他这样做的一个正当理由:“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 让人知罪的理由应当伴随着纠正的力量。

a. 这是他们不可亵渎圣殿的一个理由,因为它是神的殿,不可被当作买卖的地方。商品在交易所中是好东西,但在圣殿中则不是。在圣殿中作买卖是,(a.) 把那专门归给神荣耀的移作他用;这是亵渎;这是抢夺神的物。(b.)这是贬低了那庄严可畏的事,让它变得下贱。(c.) 这是干扰事奉,使人分散事奉的注意力,人在其中当是至为庄严,认真和专心。它尤其冒犯了外邦人,他们敬拜的时候被迫要和牛羊混在一起,敬拜的时候集市的吵闹让他们分心,因为这集市是设在外邦人院的。(d.) 这使信仰的事服在世俗的利益之下;因为这地方的神圣一定是对这市场有利,促进了他们商品的买卖。那些把神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的人,[a.]参与信仰操练时,心思充满了对世上生意的思虑,就像摩8:5;结33:31讲的那些人一样。[b.]他们为污秽的利益行圣职,出卖圣灵的恩赐,徒8:18。

b. 这是他关心,要洁净圣殿的一个理由,因为它是他父的殿。(a.) 所以他有权柄洁净它,因为他是忠信的,是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来3:5-6。他把神称作父,表明他就是那位弥赛亚,经上这样论到他说,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要作他的父,撒下7:13-14。 (b.) 所以他为洁净圣殿发热心:“这是我父的殿,所以我不能忍受看着它被亵渎,他不受人尊荣。”留意,如果神是我们天上的父,我们的盼望就要是他的名为圣,看见他的名被玷污,我们不会是别样,只必然是伤心。这样,基督洁净圣殿,就完全可以被算为是他行的奇事。 Inter omnia signa quæ fecit Dominus, hoc mihi videtur esse mirabilius— 在基督一切的奇事中,这在我看来是最奇妙的。—希伦(Hieron)如此说。请思想,[a.] 他这样做,没有得到任何他朋友的协助;也许兴起对圣殿有极大敬畏的众人,来反对这些亵渎它的人,这并非难事;但是基督从来没有想过任何动乱或不守秩序的事情 。有一件事要他维持,但是由他亲手做成的。 [b.] 他这样做,没有受到任何他的敌人,开集市的人他们自己,或给他们许可,有 posse temple - 圣殿卫队可供他们调遣的大祭司的抵抗。但这败坏太明显,无法站得住脚;罪人自己的良心是改教家最好的朋友;然而这不是全部,这里有神的能力发出,胜过人的灵的能力;在他们的灵不抵抗这件事上,圣经得到应验(玛3:2-3),他显现的时候,谁能立得住呢?

第五,这句是他的门徒对此补充说的话(约2:17): 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他们看到他们被引导去到他那里的这位神的羔羊如此发火,他们相信是以色列的王的这一位会如此不摆架子,亲自做这件事,一开始多少会感到吃惊;但是一节经文浮现在他们脑海里,这经文教导他们把这举动和神的羔羊的温顺,以及以色列的王调和在一起;因为大卫在论到弥赛亚的时候,注意到他 为神的殿心里焦急,这如此强烈,这甚至 如同火烧,让他忘我,诗69:9。留意,1. 门徒记起这节经文,现在他们就想起经上记着说,就开始明白基督作为的含义。注意,神的话语和神的作为确实是互相解释和印证的。难懂的经文因它们在护理中成就得到解释,难以明白的护理,因把它们与圣经作参照而变得明白。请看基督的门徒对圣经清楚熟练,让记忆装满圣经的真理,这对他们有何等大的帮助,藉此他们要预备行各样的善事,2. 他们想起的圣经是非常适当的: 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大卫为神的殿心里焦急,诗132:2-3,在这方面他是基督的预表。他为圣殿作的,是尽力了;见代上29:2。 那节经文(诗69:9)的后半部分是用在基督身上的(罗15:3),正如它的前半部分是用在这里一样。旧约圣徒身上一切的美德,都大大彰显在基督身上,为神的殿心里焦急的这美德尤为明显,这些美德是我们的榜样,也是对他的预表。请观察,(1.) 耶稣基督为神的殿,就是他的教会感动焦急:他爱它,总是为它的荣耀和福益焦急。 (2.) 这种焦急是如同火烧;这让他自我降卑,献上自己,让自己落在危险之中。 我心焦急,如同火烧,诗119:139。当我们自己的名望,安逸和安全与我们的责任和事奉基督冲突,为神的殿心里焦急,这要禁止我们看重这些事情;为神的殿心里焦急,这有时让我们的心在尽责时情不自禁,如此进深,以致我们的身体赶不上内心的步伐,让我们就像我们的主对那些对他说,“救自己吧”的人一样,对此充耳不闻。这里纠正的问题可能看上去不过是小事,这样的事情似乎可以任由不管;但基督心里如此焦急,他甚至连那些将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的人都无法容忍。Si ibi ebrios inveniret quid faceret Dominus! (圣奥斯丁说) “要是他在殿里看到有醉酒之人,他的不悦会何等大得多呢!”

2. 基督在如此洁净圣殿之后,显了一个神迹给那些要求看神迹,以证明他有如此行的权柄的人看。在这里请留意,

(1.) 他们要求看一个神迹: 因此,犹太人问他说,犹太人,就是众人和他们的领袖。身为犹太人,他们本应当支持他,帮助他维护他们的圣殿的荣耀;但他们不是这样做,反而是反对。留意,那些真诚把自己投身到改革工作的人,一定要准备好要遇见拦阻。当他们不能对这件事情本身提任何反对意见的时候,他们就质疑他这样做的权柄:“你还显什么神迹给我们看,证明你得到授权和委派,来行这些事情呢?”洁净圣殿,这确实是一件善工;但他在圣殿中不担任任何职分,他和洁净圣殿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把这看作是管辖的行为,他一定要证明自己是先知,是的,一定要是比先知更大的一位。但这件事情本身岂不就足以是一个神迹了吗?他有能力把如此多的人从他们的位置上赶走,不遇反对,这就证明了他的权柄;有这如此从神而来力量为装备的他,肯定是有从神而来使命作装备。这些作买卖的人,他们为何奔逃?他们为何会被击退?这肯定是因见主的面(诗114:5,7)的缘故,非主的面就不能成就此事。

(2.) 基督对此要求的回答,约2:19。他没有立刻行一个神迹来说服他们,而是给他们讲了一个显在将要发生之事中的神迹,按照申18:21-22,按着发生的事,必然显明的真理。

在此,[1.] 他给他们的神迹就是他自己的死和复活。他让他们看那将要发生的事情,第一,他最后一个神迹。如果他们不因他们所见所听的而信服,就让他们等好了。第二,证明他是弥赛亚的大神迹;关于他,圣经预言他要被压伤(赛53:5),被剪除(但9:26),然而他却不见朽坏,诗16:10。这些事情在配得称颂的耶稣身上应验了,所以他真是神的儿子,在圣殿,他父的家中有权柄。

[2.] 他预言他的死和复活,不像他经常对门徒说话一样,用明白的话,而是用比喻的用语;就像后来他把这作为神迹给他们看的时候,他称它是 先知约拿的神迹,同样在这里,“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就这样,他向那些故意要无知的人用比喻说话,让他们不晓得,太13:13-14。那些不愿意看的人将看不见。不,这比喻的说法用在这里,证明这对他们来说是如此一块绊倒人的石头,以致在他受审,被控告他是亵渎的时候,这被用作证据与他反对,太26:60-61。如果他们谦卑问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本来会告诉他们的,这就成了活的香气让他们活,但他们定意要吹毛求疵,这就成了死的香气叫他们死。不愿意相信的人就变得刚硬,对这预言的表达方式引发对这预言本身的成就。第一,他用这句话预言他因犹太人的恶意而死,“你们拆毁这殿” ,就是说,“你们要拆毁它,我知道你们要这样行。我要允许你们拆毁它。”注意,基督甚至在他开始服事的时候,就清楚预见了在这事奉结束时他一切的受苦,然而他却欢喜继续在事奉中前行。在开始的时候预料最坏的事情,这是好的。第二,他预言凭他自己的能力复活:“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 有其他人,是得到复活的,但基督是自己让自己复活,重新得回他自己的生命。

[3.] 他选择用拆毁和再建立来说这事,第一,因为他现在是在为他洁净他们亵渎的圣殿作辩护;他仿佛是说:“你们这些污秽一座圣殿的人,要拆毁另外一座;我要通过建立你们要拆毁的,证明我有权柄洁净那你们已经污秽的。”亵渎圣殿就是把它拆毁,它的改革就是它的复活。第二,因为基督的死确实就是拆毁犹太人的圣殿,是引发此事的因;他的复活就是再建立另外一座圣殿,就是福音教会,亚6:12。他们地土的毁坏(约11:48)成了世人的丰富。见摩9:11;徒15:16。

(3.) 他们对此回答吹毛求疵: “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 ,约2:20。建殿的工作总是缓慢的工作,你能如此快快做成吗?”在这里,[1.] 他们显出有一些知识;他们能说出建这殿用了多长时间。莱福博士计算,从居鲁士第二年所罗巴伯建殿奠基,到亚达薛西32年圣殿敬拜完全确定,正好是四十六年;同样,从希律作王第18年开始建这殿,到犹太人说这话,这正好是四十六年: — okodomethe 这殿建成。[2.] 他们显出更多的无知,首先,对基督的话的意思的无知。注意,人经常按字面理解圣经用比喻说的话,就落入极大的错误。用关乎身体和属肉体的方式解释 “这是我的身体”,这就造成了何等多的伤害!第二,对基督大能的无知,仿佛他能做的并不胜过别人一样。要是他们知道那在六天建造万有的是他,他们就不会看他能在三天之内建立一座圣殿为如此荒谬的事了。

(4.) 对基督回答的证明,反驳他们的吹毛求疵。通过解释所用的词语,困难很快就被解决了: 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约2:21。 尽管基督在洁净圣殿上已经显明对它极大的尊重,然而他要我们知道,他为此如此心里焦急的这殿的圣洁,只不过是预表性的,这要带领我们来思想另外一座圣殿,这里的殿只是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来9:9;西2:17。有人认为,当他说拆毁这殿的时候,他是在指着他自己的身体,或者把手放在他的身体上说话;然而肯定的是,他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请注意,基督的身体是真正的圣殿,在耶稣撒冷的圣殿是对它的预表。[1.] 像圣殿一样,它的建造是直接受命于神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 代上28:19。[2.] 像圣殿一样,它是神的殿,它被称为圣者。[3.]它像圣殿一样,是神荣耀的居所;在其中居住着亘古的道,那真正的荣光同在。他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4.]圣殿是神与以色列人相交的地方和媒介:在那里神向他们启示他自己;在那里他们把自己和他们的奉献献给他。就这样,藉着基督神向我们说话,我们向他说话。敬拜的人向那殿观望,王上8:30,35。同样我们敬拜神,也一定要定睛在基督身上。

(5.) 在这里插进来的一句话,门徒在很久以后对这件事的回想,为的是说明这件事(约2:22):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几年之后, 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我们看到他们在约2:17,想起经上之前所写关于他的事,在这里,我们看到他们想起曾经听他说过的话。注意,基督门徒的回忆应当就像那好家主的库藏,装满了新旧的东西,太13:52。在这里请留意,

[1.]他们想起那句话: 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看来此时他们并不完全明白基督的意思,因为他们在知识上还是作婴孩的;但是他们把这句话藏在他们心里,后来它就变得既明白也有用的了。注意,听,以防将来,这是好的,赛42:23。在年龄和宣信上幼小的人,应当把无论是在含义还是在用处方面,目前他们不能好好明白的事情藏起来,因为将来,当他们更通达的时候,这些事情会对他们有所帮助。据说对毕达哥拉斯的学生来说,他的教训似乎是把他们冻住,一直到他们四十岁的时候,然后他们开始融化;同样,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基督的话在他门徒的记忆里又再生了;为什么会这样?第一,因为那时圣灵浇灌,让他们想起基督对他们说过的话,让这些话对他们来说变得易懂,容易想起,约14:26。就在基督从死里复活的那一天,他开他们的心窍,路24:45。第二,因为那时基督的这句话应验了。当他身体的殿被拆毁和再建立,那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那时他们记起这句话,还有基督讲过的关于此事的其他话语。注意,看到圣经应验,这大大有助于对圣经的理解。事件将要解释预言。

[2.] 他们怎样应用此事:他们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 ;他们对这些事的相信得到坚立,得到新的支持和力量。他们信得太迟钝(路24:25),但他们信得肯定。在这里圣经和耶稣所说的是放在一起的,不是因为它们 一致,完全彼此认同,而是因为它们互相举证,彼此加力。当门徒看到他们在旧约圣经读到的,他们听基督亲口说的,是应验在他的死和复活上,他们就更坚定他们对这两件事的相信。

约2:23-25

23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就信了他的名。24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25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


我们在这里看到关于基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传道和行神迹取得的成功,那很小的成功的记载。请留意,

I. 我们的主耶稣在逾越节的时候在耶路撒冷,确实在传道和行神迹。人相信他,这意味着他传道;圣经明白地讲, 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他现在在耶路撒冷,那圣城,主的话语要发出的地方。他居住,大部分时间是在加利利,所以当他在耶路撒冷的时候,他非常忙碌。那时候是圣日,守节的日子,被指定来事奉神的时候;在逾越节利未人教导主美好的知识(代下30:22,英王钦定版――译者注),群众大大汇集的时候,基督抓住这机会传道,他这样来承认、尊荣神所设立的逾越节。

II. 因此许多人信了他的名,像尼哥底母一样,承认他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约3:2),是一位伟大的先知;很有可能的是,那些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赎的人中,一些人相信他是神所应许的弥赛亚,所以他们快快欢迎那明亮的晨星的第一次出现。

III. 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约2:24):ouk episteuen heauton autois—他不把自己交托给他们。这是和用来表明相信他的词语一样的话。所以相信基督就是把我们自己交托给他,交托给他的引导。耶稣看不到有任何理由,要把任何的相信放在这些在耶路撒冷刚刚改信的人身上,在那里,他有许多仇敌要寻机会杀他,这是,1. 因为他们是假冒的,至少其中一些人是,如果有机会,他们要出卖他,或者受到极大的试探要这样做。在加利利人当中,他有更多可信赖的门徒,多于耶路撒冷居民中的人。在危险的时候和危险的地点,小心你信靠谁,这是智慧;memneso apistein—当学会不信。或者,2. 因为他们软弱,我希望事情不过如此,而不是他们奸诈,定意要害他。但是,(1.) 他们胆小,没有热心和勇气,也许害怕做错事。在艰难和危险的时候,懦夫是不值得相信的。或者,(2.) 他们躁动,没有见识分辨和自我管理。那些在耶路撒冷的人可能更期望弥赛亚在现世作王,胜过期待其他的事情,在那样的期待中,如果基督把自己交托他们,他们就会愿意大胆攻击政府,把他自己作他们的头;但他不要这样,因为他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应当回避骚乱不得安静的人,正如我们的主在这里做的一样,尽管这些人承认相信基督,像这里的人一样。

IV. 他不把自己交托他们的理由,是因为他知道 他们(约2:25),知道一些人的邪恶,其他人的软弱。福音书作者用这个机会宣告基督的全知。1. 他知道万人,不仅知道他们的名字和样貌(我们也可能这样知道许多的人),还知道他们的本性,性情,感情,动机,在这方面我们是任何人也不知道,更不用说知道我们自己了。他知道万人,因为他大能的手造作他们所有的人,他穿透的目光看见他们所有的人,看到他们里面。他知道他狡猾的敌人,以及他们秘密的打算;他知道他假装的朋友,他们真正的人品,不管他们假装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实际的本来面目。他知道那些真正属于他的人,知道他们的诚实,也知道他们的软弱。他知道他们的本体。2. 他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他的知道不是从别人的信息得回来的,而是出于他自己无误的直觉。地上的君王一定要借用他人的眼来看,他人的耳朵来听,按照呈现给他的事情来接受,这是他们的不幸;但基督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认识行事。天使是他的使者,但不是他的探子,因为他自己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16:9。在撒但控告的事情上,这可以给我们安慰,就是基督不会听他说的来判断人的品格。3. 他 知道人心里所存的;具体的人,人的本性和作为。我们知道人做的事;基督知道人心里的事,察验人的心肠肺腑。这是那根本的永恒的神的话语的特权,来4:12-13。如果我们自以为是去审判人心,我们就是干犯他的特权了。基督是多么合适作人的救主,他非常合适作那位医生,这医生对病人的光景和病情,脾性和疾病有完全的认识 ;知道他心里所存的!他也多么合适作审判万人的主!因为这位知道万人,人心里一切所存的,他的审判必然是按照真理。

这就是基督在这次行程中,在耶路撒冷传道和行神迹所取得的一切成功。主进入他的殿,除了一群软弱、头脑简单,他既不能用他们的见证,也不能信靠他们的人以外,没有人到他这里来;然而他必最终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



http://www.old-gospel.net/viewthread.php?tid=412&extra=&page=10


MHC:圣经目录

旧约(OT) 创(Gen) 出(Exod) 利(Lev) 民(Num) 申(Deut) 书(Josh) 士(Judg) 得(Ruth) 撒上(1Sam) 撒下(2Sam) 王上(1Kgs) 王下(2Kgs) 代上(1Chr) 代下(2Chr) 拉(Ezra) 尼(Neh) 斯(Esth) 伯(Job) 诗(Ps) 箴(Prov) 传(Eccl) 歌(Song) 赛(Isa) 耶(Jer) 哀(Lam) 结(Ezek) 但(Dan) 何(Hos) 珥(Joel) 摩(Amos) 俄(Obad) 拿(Jonah) 弥(Mic) 鸿(Nah) 哈(Hab) 番(Zeph) 该(Hag) 亚(Zech) 玛(Mal)

新约(NT) 太(Matt) 可(Mark) 路(Luke) 约(John) 徒(Acts) 罗(Rom) 林前(1Cor) 林后(2Cor) 加(Gal) 弗(Eph) 腓(Phil) 西(Col) 帖前(1Thess) 帖后(2Thess) 提前(1Tim) 提后(2Tim) 多(Titus) 门(Phlm) 来(Heb) 雅(Jas) 彼前(1Pet) 彼后(2Pet) 约一(1John) 约二(2John) 约三(3John) 犹(Jude) 启(Rev)

导航

首页 基督徒百科 翻译规范 MHC:亨利马太圣经注释翻译 圣经 目录 使用说明 MHC:任务列表 神同在圣经 歌珊地圣经引擎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