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微信公众号 CBibleWorld/BibleEngine/Bible101 Telgram电报频道 BibleWorld QQ群 4619600/226112909/226112998

唐崇怀

来自基督徒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简介

唐崇怀,唐家四昆之一,另外三兄弟為唐崇平牧師,唐崇明牧師和唐崇荣牧師。祖籍中國福建,现居美国,洛杉矶国际神学研究院院长。

土豆視頻

唐崇怀文集

  1. 神学教育的质素性关切 [2008-4-22]
  2. 基督徒的事业观: 召令,天职和使命 [2005-8-31]
  3. 圣经的阅读心态 [2005-3-18]
  4. 从浪子的比喻谈幸福家庭 [2004-7-25]
  5. 时代的文化余民---当代文职和文责的再思 [2003-6-4]
  6. 祈祷神学的再思 [2003-5-22]
  7. 世俗主义─被困囿的自由 [2002-12-10]
  8. 神学和神学教育的理念和理想 [2002-12-10]
  9. 神的无名性和无情性 [2002-12-10]
  10. 基督徒社会行动的再思 [2002-12-10]
  11. 基督徒商人的中国社会性使命 [2002-12-10]
  12. 一个完美的生命 [2002-11-8]
  13. 教会历史中孽债的反省 [2002-11-8]

唐崇怀牧师作品

  1. 被困囿的自由
  2. 內在醫治的再思
  3. 好思維的質素
  4. 歸納神學方法的評估
  5. 圣经默示的足明性和全息性
  6. 释经的情境和文脉关切
  7. 回归主流
  8. 美门前的瘸子—-教会社会关怀的理解和再思
  9. 井邊婦人的再思‎
  10. 教会妇女圣职的再思和商榷
  11. 教会祝圣按立传统和女人祝圣的探讨

数位资讯馆系统神学讲座

讲题列表 (唐崇怀牧师)
教會論(目前檔案總數:15)
讲题列表 (唐崇怀牧师)
教牧神學(目前檔案總數:6)
讲题列表 (唐崇怀牧师)
教牧關懷(目前檔案總數:6)
讲题列表 (唐崇怀牧师)
信徒關懷事奉(目前檔案總數:9)

访谈点滴

悔改重生:

一直到高中,我个子还是非常矮小,比哥哥门矮一个头,就是长不高,人家叫我"小猴子"。我睡觉时就用胶车轮胎拉脚,听说游泳长个,我就拼命游泳。但还是长不高,因为我喉咙里有一粒东西,家里穷,不能动手术,动手术的钱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有一天,我忍不住把那一粒东西用手给压下去了,结果脖子一下子肿起来,有树墩那么粗,把我给吓坏了,于是拼命祷告,结果肿消了!肿消之后,我一年长高了一尺多。感恩之余,我就很热心参加教会的活动,当时很受一位个子小小的牧师的影响。有一次,我参加青少年进修会,听的什么都忘了,但讲员讲到约翰福音八章十二节──"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却深深地打动了我:忽然间感受到自己就在黑暗中,应该悔改可得着生命的光!进修会回来后,我整个人全变了。本来我已经教主日学了,但打架常打得一塌胡涂,回来后再不打架了,什么事都照规矩行。大家都很吃惊。我变成了新造的人

奉献 念神学:

我16岁奉献,热心主日学工作,也火热地传福音、发单张,常在路边大喊大叫,见到谁就给谁传,见到三轮车夫就给三轮车夫传。我17岁高中毕业,当时,招募优秀华侨学生回大陆。我们班有几个被选上了,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大家为我高兴。当我走向校长室去报到时,突然圣经的话来到我脑海中──"撒母耳对以色列全家说:……要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地事奉他"(撒上7:2)!我赶快回家跪下认罪祷告。结果,我们1959年高中毕业的那一批,只有我和另一个穷的买不起船票的同学没有回大陆。17岁念神学,我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学生,我很珍惜这一机会。当时拼命背圣经,对圣经很熟;每天祷告至少两个小时,常常大声祷告,很火热。很喜欢读书,但没有书可读,图书馆不到一千本书,我都读过。拼命追求,就很骄傲,自以为追求了就比别人好。别人也都看好我,称我是"百科全书"、"行动圣经"。后来随着灵命的成熟,对敬虔的看法也从注重外在到注重内在,从对仪式的注重到对神的道的回应的注重,自然而然也就转变过来了。

神学院毕业之后:

我留校当助教。半年之后,当时的一个区会需要传道人,学校同意把我"借"给他们。我们神学院的学生十之六七是出自那个区会,但培养了学生却属于神学院。学校把我"借"给区会,没想到我一去就做得很积极很投入,把区会给整顿起来。当地区会三十年没人管,我二十一二岁,用了一年时间管理,整个区会就活了,第二年就把区会搞得井井有条。有一次我带领一个大的布道会,没想到在五天之内就有很大的影响。就这样,区会就把我硬要了去,神学院把我全部"给"了区会。

对系统神学的兴趣:

在区会工作,有一位70多岁的长老很爱护我,在他手下我学到许多功课,才发现讲道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这时候,我也意识到区会送去学神学的学生应该回到区会,否则区会就永远没有人。就这样,我和母校就意见相左。我们区会就决定自己开办神学院,于是开了真道圣经学院,我作教务主任。那时,我对牧会有负担,对归正神学路线也开始注意了。记得一个在印尼的美国孤儿院机构从美国收到一大批英文书,他们送给了我们学校,其中贺芝父子的书给我很大帮助。当时,家兄崇平在美国念书,寄给我一本伯克富的《基督教神学概论》,也刺激我对系统神学的兴趣。以前我在玛琅念书时,就特别喜欢一位爱尔兰老师教的系统神学,其实他教系统神学就是让背圣经,不过他教了一年就走了。当时我对神学就感兴趣,常常与人辩论,串珠串得很厉害。后来黄彼得教"基督论",我认定基督的人性不是做人时才附加在神性上的,人性本来就有;结果,他在教委会上提出我的观点,定我为异端,我当时很不满,年轻气盛不服气,就为了证明我不是异端开始找神学书来读。后来越读越有兴趣,也越来越清楚神呼召我在系统神学上下功夫。再后来,碰到于力工的哥哥于中一,他讲话很有哲理性,也引发了我对哲学的兴趣。有一次,我与一位英国人司悌得一同主讲一个夏令会,他无意中说:你们印尼没有一个华人念神学的!我当然不服气,认为自己就是念神学的,他就说我:你根本是念圣经而已。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思想这几句话,在神面前好好祷告说:主啊,给我机会念神学,我一定好好念!后来我准备德文,想去德国念神学,但计志文牧师的几句话使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说:你去,我们支持你去,你以后就是我们的人。后来,我和他讲起,他很后悔讲这样的话。

美国加尔文大学念书:

在我1971年去美国之前,有一位在我们区会神学院教书的美国人,是一位牧师,他听说我要到美国念书了,就找到我说:唐牧师,听说你要到美国读书,我们夫妇一直为你代祷。我说:谢谢你。他说:先别忙着感谢,我们为你祷告求神让你到美国后能跌倒!这两年来在你手下,我们发现你真像约瑟:大事小事,甚至连水电这类事,似乎没有一件事你不会做、不能做的!每件事你都办得清清楚楚,干净利落;所以,我们祷告让你到美国去跌倒失败!这真是岂有此理,他这样告诉我我自然加倍小心。到美国之后才发现,教会靠一个人是不行的,我平时在区会一个人干五六个人的工作,太能干了,以至于我到美国去,很多人认为区会的孩子们失去了一个学习的榜样呢。到美国加尔文大学念书,很苦,也很快乐。我才不希罕他们提供给我的助学金,平时就在外边铁厂赤身抬铁,在零下16度的天气中一干就是6个小时。加尔文大学是很怪的学校,很看不起外国人,当然其教育理念很了不起,培养的学生样样都能干,连扫地都是一流的!我一开始进去,93分才拿了一个丙!于是我们积蓄了一点钱,我就把工作辞掉,专心学习,结果很快成绩全班最好。后来我觉得学的东西太简单了,想休学,学校不同意;于是我提出我想选什么就选什么,他们对外国学生没有这样的先例。我提出任由他们考核,结果先后几个教授考了我几天,全部通过!于是他们就给我机会,我用了两年半修了三个学位:神学士、哲学士和神学硕士。当然,我在学习上从不偷懒,要求读的参考书全读,写的作业总是提前认真完成。读到第二年,学校说给我奖学金,我不希罕不要,他们说这是奖学金不是助学金,我才收下这笔钱。

念博士:

念完书后,我给区会写回信去说我把书念完了,没想到区会给我回信说:上帝给你开出路。我就知道我回不去了,回去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于是我就准备念博士,我当时想当心理医生,但没有合适的科目来念,于是就选了教育心理学,主修心理社交、人格心理学,副修方法论、统计学和辅导学。结果选这样的科目要读很多似乎无谓的东西,连大学管理都要读,我就全读了,后来才发现我读的东西非常有利于以后办学校和管理学校!念完博士,我37岁,年纪不轻了,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失业!

失败:

找不到工作,我就准备去做地产。先静待三个月,学习用统计学推测市场的趋向。结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第一次,用了一周时间,马上就赚了几万块!我想赚个20万,就去做自由传道,以后也不用看人的脸色。谁知,不到六个月就赚了20万。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停已经停不下来了。这个我算是真懂了。一停就扣这税那税,只剩下五六万而已,于是就继续做下去。后来跟几个人合作,成立了"三和实业置产",有六十几位下属,我从来不管帐,我管赚钱大家分。结果,"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一步错误,整个塌了下来。大约合作了六年之后,有一次,一位合伙人要分股,我好人作惯了,不愿得罪人,于是就分,那一位合伙人拿钱走了。我这才开始結算,发现公司有问题。其实那个时候市场早就变了。就这样拖了一年,剩下的那位要宣告破产,我不同意,他让我签一个字给他,他不要钱不要产业,但也不负任何责任。我就签了。这个字签下去,我查了一下帐:公司负债70万美金!什么叫失败,这就叫失败!一出了问题,很多基督徒就认为上帝在惩罚我;我做得很大时没人讲,一出了事就来这样说。我发现很多基督徒很坏。连近亲也不理解我,也说我。但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我会回来的,等到我都搞清楚了,我就会回来!就像鲑鱼总会回到故乡产卵一样。

作神学院的教授:

以后大约六年半,几乎像卖身,先做建筑公司,后来又做地产规划。但几年也就还上债,把一切搞清除了,我就回到国际神学院教系统神学。当时的国际神学院连注册的资格都没有。我去写了一个组织分析和五年计划的策略报告,结果院长请我去当院长或董事长。我就作神学院的教授,自己提出当拓展副院长。我一进去,就把两万块放进去,刺激了教会姊妹和长执也各拿出两万块,神学院就动了起来。我在神学院有十年薪水是一年1块。后来我也知道,神的工作不是靠钱做起来的。现在我把钱看得很轻;我住过1200美金一晚的宾馆,也在猪槽边睡过,真的不在乎。 这次失败有神的美意。这次失败使我对神的恩典体会得很深。在经历这些之后,才更深体验、明白了什么叫"道成肉身"的"肉身",什么叫"试探",什么叫"压力"。这一切成为一种经历之后,就不再是一种空谈。一个人对真理的认识,不单单通过圣经,虽然圣经的熟这是先决条件;我们要对神的普遍恩典多多认识,因为神的普遍恩典隐藏着好多人生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