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CCBible/Bible101/DBible 微博@基督徒百科@Bible101@歌珊地圣经引擎@如鹰展翼而上 QQ群 4619600/226112909/226112998 同步推送#今日真道圣言#

MHC:撒母耳记上 15

来自基督徒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十五章

在本章,记述了扫罗终被神所弃绝,因为他不遵从神的清楚命令,不把亚玛力人灭绝净尽。扫罗的争战和胜利,是为了彰显他自己的名誉和荣耀;可是,因着扫罗的悖逆,引致了他自己的毁灭,他的声望也如同灰尘扫地。I。神命令扫罗要完全地把亚玛力人灭绝净尽(1-3节)。II。扫罗预备争战(4-6节)。III。他的成功胜利,以及仅仅部分地执行了神的命令(7-9节)。IV。撒母耳查究扫罗的悖逆之罪;对扫罗的审判惩罚,以及扫罗的虚弱无力的辩解(10-31节)。V。亚玛力王亚甲被杀(32,33节)。VI。撒母耳最终离开扫罗(34,35节)。

V。1-9

I。撒母耳郑重地要求扫罗,要听从神的旨意,遵从神的命令。1.他提醒扫罗,神对他所作的事:神差遣我膏你为王。神给了你权力,因此你要正确地使用这权力来服事神。他把荣耀赐给你,因此你要思想当怎样荣耀神。神使你成为以色列的王,使你治理以色列;然而你要知道,应当服从于以色列的神,听命于他。人得到尊位,这不但不能使人摆脱神的旨意,反而要更加听命于神、事奉神。2.撒母耳告诉扫罗,不论神对他的命令是什么,他都要遵从。神给我们的恩惠,应当更加使我们效命于神。(诗116:12)。II。撒母耳告诉扫罗一个神的具体命令: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撒母耳也陈明,关于此事的原因:亚玛力人所作的,神都没有忘。当初,神把以色列从埃及拯救出来的时候,亚玛力人在后面侵犯以色列人,并不怕神。这件事在(出17:8等)(申25:18)有详细的记载。因此神定意要与亚玛力人世世代代争战,并要最终把他们彻底抹去;这就是现在差遣给扫罗,要他做的事情:----去击杀亚玛力人;以色列现在已经强大,而亚玛力人的罪孽已经满盈;现在扫罗要去把他们灭尽,不可怜惜。1.人若逼迫属神的百姓,这样的罪早晚要被神报仇;尤其是针对他们出埃及时逼迫他们的罪。2.神常常忍耐那注定要灭亡之人的罪。神的审判惩罚,有时不是立刻临到。3.尽管神长久忍耐人的罪,但是他不会永远忍耐。复仇的日子终将来到。神的审判,虽会耽延,但是却一定会来到。4.审判耽延得越久,临到的时候也越会严厉。5.神选择合适的器皿来完成他的作为。III。扫罗招聚二十一万人,来到亚玛力人的都城附近,准备攻击他们。IV。扫罗善待基尼人,让他们离开亚玛力人。这是出于神的旨意。基尼人是摩西的岳父叶忒罗的亲族,是一个住在帐棚中的民。1.当年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基尼人曾经恩待以色列人。叶忒罗和他的家人曾经对以色列人经过旷野时有很大帮助;为此,多年之后,那些事情还被记念。一个良善人的善行,惠及他的子孙;我们良善的作为,使我们的后代也能够得到恩惠。神不会忘记那些恩待属他的百姓的人;而是必将报答他们:“我饿的时候,你给我食物吃;我渴了,你给我水喝”。神记念基尼人的友善;也同时惩罚亚玛力人的恶行;这正彰显神的公义。神赐福给那些祝福神百姓的人,也把咒诅加给那些咒诅神百姓的人;(民24:9)(创12:3)。我们不能凭己意施恩或是惩戒,因为这两者都应是出于神。2.扫罗请基尼人离开亚玛力人。当毁灭与惩罚来临的时候,神会把那些好的与坏的分开;在他的忿怒临到恶人的日子,神会遮掩那些温和良善的人。与恶人为伍,与他们成为一丘之貉,会引向致命的危险;因此,我们必须与他们相区别,免得我们也落在他们的罪恶与灾祸之中。(启18:4)。V。扫罗胜过亚玛力人。与其说这是一个争战,不如说这是在执行神的审判。神的作为与旨意是如此清晰:扫罗击打他们(7节),杀灭他们(8节)。这些亚玛力人,为自己的祖先之罪附上惨重代价。神有时把对罪孽的惩罚,延及他们的子孙。这些亚玛力人本身,是拜偶像假神的,并有许许多多的罪恶;他们完全地落在神的忿怒之下。神的公义与审判是何等不可争辩、不能阻挡、不能胜过!VI。然而扫罗所作的,只是部分地执行了神的命令。1.他存留了亚甲的性命。2.他保留了那些上好的牲畜,只杀了那些下贱瘦弱的。这些牲畜本当完全被灭,然而他们却私自留给自己;因为在他们的心底,荣耀自己,胜过荣耀神。

V。10-23

这里记述了撒母耳与扫罗之间的对话;令我们瞩目的是,神的公义与审判何等严格,而人心的诡诈与欺谎会到何等程度。I。神告诉撒母耳:“我 立 扫 罗 为 王 , 我 后 悔 了”。神的后悔与我们的后悔不同;我们是心意改变;而在神来说,是他的方法或作为的改变。神的心意并不改变。发生了改变的,是扫罗的内心:“他 转 去 不 跟 从 我 , 不 遵 守 我 的 命 令”。扫罗没有完全按着神的旨意行事;他心中的贪婪和自高,胜过了对神的敬虔。他使自己的心,成为了神的敌人。2.撒母耳为此哀伤忧愁,并终夜哀求神。令撒母耳悲伤的是,扫罗离弃了神的恩惠,神定意离弃扫罗;他为扫罗终夜代祷,哀求神。罪人被神所离弃,应当使良善人悲伤;神不喜悦罪人的死亡,我们也不应当如此。II。撒母耳与扫罗之间的对话。如同以西结一样,撒母耳带着愁苦的心情,要把这个沉重的消息告诉扫罗。然而撒母耳听说扫罗在迦密城立了记念碑,记念他的胜利。扫罗看重自己的荣耀,超过看重神的荣耀;他现在本应忏悔己罪、努力与神和好,而不是夸耀自己的胜利。1.扫罗看见撒母耳,于是向他夸耀自己对神的遵从:愿 耶 和 华 赐 福 与 你 , 耶 和 华 的 命 令 我 已 遵 守 了 。若扫罗的良知,已经知道自己违背了神;那么他现在的话,就更显得是虚张声势,不过是想避免撒母耳对自己的责备。罪人以为,自己判断自己为义,就能够逃避神的判断与审判;然而实际上恰恰相反,若我们想要得到神的恩慈,就必须自己认罪与悔改。那些自夸自己的信仰如何如何敬虔的人,往往不过是虚伪的人,而不是全心全意事奉神的人。2.撒母耳以清楚的证据指责扫罗的不是:你遵从了神的命令了吗?这些牛羊的叫声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扫罗以为,神会连声夸奖他的好事、夸奖他打败亚玛力人;可是撒母耳明白地告诉他,神不但不欠他的,反而要与他敌对:因为有清楚的牛羊叫声的证据,说明他违背了神的命令。撒母耳不需要再多说,就已经清楚显明扫罗的罪。这些牛羊的叫声,就如同(雅5:3)中那些生锈的金银。对那些标榜自己信仰的虚伪之人,常常有清楚明白的证据,证明他们的虚假。许多人标榜自己遵从于神;可是,他们却沉浸于肉欲、爱世界,鄙陋、吝啬、自私,忽视自己的职分,等等;这些又是从哪里来的呢?3.扫罗为自己辩解,仍然以自己为义(15节)。他不能否定事实本身:亚玛力人的牛羊,没有杀尽,而是保留在这里。可是,(1)扫罗辩称,这不是他的错,这是百姓留下的这些牛羊牲畜。他掩饰了自己也爱惜那些上好牛羊;而且,扫罗的责任就是要清楚地告诉百姓,这样做是违背神的;他应该给百姓清楚的命令;因为这是撒母耳告诉他的神的清楚命令。那些为自己辩解、以自己为义的人,常常如此,把过错都推脱在别人身上,却没有忏悔自省之心。罪是污秽之物,谁也不愿背上罪名。一颗不知悔改的心,总是不承认己罪,而总是把原因推到别人身上,推到试探引诱者身上,推到同伙身上,推到跟随一同犯罪的人身上;却不承认,自己正是那犯罪的人。(2)扫罗甚至还在辩称,说他们这样做,是出于好意:这些牛羊是要“献 与 耶 和 华 你 的 神”。首先,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因为扫罗与百姓都是因自己爱惜这些牲畜才留下不杀的。其次,即便是真的,这也根本不构成一个借口;因为神已经清楚地告诉他们,要把亚玛力人的东西灭尽。4.撒母耳打断了扫罗的荒谬虚假的辩解,并以神的名义,正告扫罗,对他的审判惩罚。撒母耳要说的话,都是出自于神;否则,他自己也不会把这么严厉的指责加给他。那些抱怨牧师传道人话语严厉的人,应当记住,他们不过是神的信使,是在按着神的指示说话。(1)撒母耳提醒扫罗,在他还很卑微的时候,神把荣耀加给他,使他作以色列的王。那些得尊位的人,应当记住自己起初的卑微光景,心中不可自高,而应当记得遵从神、服事神。(2)撒母耳向扫罗重申神的清楚、明白无误的命令(18节):神差遣你,给你确定的胜利,去灭尽那些神与以色列的敌人。若扫罗放下自己的贪欲和喜好,听从神的命令,那么,到最后他一定不会失丧什么;无疑地,神会大大地弥补奖赏他。(3)可是,他却急忙掳掠财物,违背神。爱财之心,是这件罪的根源。这就是那罪的可恶罪性,是神眼中看为恶的:就是悖逆:你 为 何 没 有 听 从 耶 和 华 的 命 令 ?5.虽然听见撒母耳告诉他,神对他的审判定罪;然而扫罗仍然在重复自己的辩词,顽固地以自己为义(20,21节)。他否认对他的定罪(20节),而坚称:“我遵从了神的命令,我已经尽了力”。他觉得自己已经做了所有该做的事情,觉得自己比神更聪明。神叫他灭尽所有亚玛力人和他们的牲畜财物,而他却留下亚甲性命;他还觉得这样是跟杀了亚甲一样。属肉体的欺谎之心,就是这样自欺欺人,用自己的原则去代替神的诫命。扫罗坚称,他们已经灭尽亚玛力人;至于掠物,他承认那些本应该灭尽,但是却没有。所以他也是清楚无误地知道神的命令;然而,他言下之意似乎在说,这些上好的牛羊不应该浪费;而且,他还在辩解,这些是百姓的作为而不是他做的;而且,他们是要以此献祭。使一个悖逆顽梗的人承认己罪,脱下他裹在自己身上的树叶,是多么难。6.既然扫罗还在如此嘴硬,撒母耳就完整地回答他(22,23节)。撒母耳质问扫罗,难道神喜悦献祭,胜过喜悦人的顺从吗?虽然扫罗不是一个敬虔信仰的人,但是他也应当知道,(1)没有什么事情,比人的谦卑顺从,更得神的喜悦;祭祀,献祭,公羊的脂油,这些都比不上人对神的敬虔遵从。在信仰的活动中,我们所追求的是什么呢?不就是被神悦纳吗?不就是渴望我们所作的事情,能得到神的喜悦吗?若神喜悦我们,喜悦我们的服事,那不就是我们的幸福吗?除此以外,我们还要什么呢?(赛1:11)。这里明白无误地教导我们,谦卑、真诚、全心地遵从神的旨意,这要比人的什么祭祀和献祭活动都更得神的喜悦、悦纳。人心中遵从神的旨意和命令,这要胜过一切外表的礼仪和条文(弥6:6-8)(何6:6)。很容易把公牛和羔羊献在祭坛上为燔祭,然而却不容易使一个自高的心谦卑下来,遵从神的旨意。天使的荣耀就是顺从神(诗103:20);我们也应当如此。(2)没有什么事情,比悖逆之人更得罪冒犯神。悖逆的人,他内心的意念与神的旨意相争。悖逆,顽梗,这些罪就如同行邪术、拜偶像假神。悖逆、不顺从那永生的真神,与敬拜别神的事情一样坏。他们随从自己的肉体情欲,违抗神的诫命,这样的人,的确就是在拜邪术、在随从心中的偶像。正是“不顺从神”,使我们所有人都陷入罪中、成为罪人(罗5:19);这就是罪的恶处,它违背了神的律法,成为神的仇敌(罗8:7)。扫罗虽然是王,但如果他违背神的命令,那么,他的尊荣与权力也不能使他免去悖逆、顽梗之罪所受的惩罚。7.扫罗所面临的结局:你 既 厌 弃 耶 和 华 的 命 令 , 耶 和 华 也 厌 弃 你 作 王 。那不愿服从神的管理、不愿听从神的旨意的人,也不配管理其他的人。

V。24-31

扫罗终于说出认罪的话;然而,很明显他的认罪只是部分地做作,而不是一个真心的悔改。I。他的认罪是多么勉强。费了很大劲,他才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是在撒母耳告诉要废除他的王位之后;这才触动了他。直到此时他才开始认罪。当撒母耳说,神厌弃你作王;这时,扫罗才说:我有罪了(24节)。他的认罪不是自发的、也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而是被迫、被情势所逼。扫罗接下来说的话中,处处显出他认罪的虚伪,甚至还不如亚哈王。1.扫罗只是向撒母耳认罪,拼命乞求撒母耳,想得到他的恩惠。他把撒母耳当成了一个神;心里面只是想着,保全自己在百姓中间的名声;因为百姓都知道撒母耳是先知,是撒母耳膏扫罗为王的。他向撒母耳低三下四地说话:我违背了神的命令和你的言语;好像这样可以取悦于撒母耳。大卫在拿单指责他的罪以后,他的眼目专注于神,而不是向拿单忏悔:(诗51:4)我 向 你 犯 罪 , 惟 独 得 罪 了 你 , 在 你 眼 前 行 了 这 恶 , 以 致 你 责 备 我 的 时 候 , 显 为 公 义 。 判 断 我 的 时 候 , 显 为 清 正 。但是扫罗在这里却强调是自己违背了撒母耳的言语;他却不想一想,撒母耳的话都是在传递神的命令。他还乞求撒母耳赦免他的罪,似乎人都可以赦罪;却不想一想,赦罪的权柄属于神。恶人总是这样自欺;当他们的罪行暴露,就拼命想通过外表的形式、做作的忏悔来取得别人的谅解,取得教会的宽容;然而在内心中,却没有真诚地想着与神真正地和好。2.更有甚者,扫罗即使在认罪的时候,还在为自己继续辩解:我 因 惧 怕 百 姓 , 听 从 他 们 的 话 。在前面我们看见,那些事情分明就是因为扫罗自己爱惜亚甲和那些上好牲畜。但是,就算是扫罗要赖百姓,我们也根据前面发生的诸多事情可以知道,扫罗了解怎样对百姓运用自己的权威,之前他也从未害怕过百姓。他的辩解,都是虚浮和欺谎的借口;不管他怎么声称自己,其实扫罗并不真地害怕百姓。然而,罪人就是这样常常欺谎地为自己辩解,----说自己心里的想法本来是如何如何;因为这些心里的事情,在外人看来,很难分辨真假,也很难证伪;但是他们忘了,神是鉴察人内心的神。3.扫罗在这里费尽心机的说话,都不过是为了保存自己在百姓眼中的面子,使自己在百姓面前仍然有地位。所以,他极其恳切地乞求撒母耳与他一同回去,好在百姓面前,公开地行敬拜神的礼仪(25节)。他迫切央求撒母耳,甚至撕裂了他的衣服(27节);并非是他多么关心、渴慕撒母耳,而只不过是他极担心,如果撒母耳走了,那他在百姓面前的地位和面子也没了。许多人热切地亲近牧师传道人,热切地亲近良善的人,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名声,而在心里面却恨他们。扫罗的语言是多么荒谬(30节):“我犯罪了,但是求你在众人面前抬举我”。这是一个悔改的人的语言吗?不,他应该说:“我犯罪了,请你责骂我,在众人面前斥责我;因为我是该当斥责和羞辱的;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憎恶我自己”。然而,我们很少看见真诚的悔改,却时常遇见多少像扫罗这样的虚伪!那些显出罪行的罪人,他们常常关心的,不是怎样悔改,而是怎样在众人面前仍然维持自己的颜面。罪人若要重得荣耀,唯有真心的、痛彻心肺的悔改。II。扫罗的这些表面做作的认罪,又有什么益处呢?1.撒母耳再次重申了对他的审判惩罚(26节),与前面(23节)一样。(箴28:13)遮 掩 自 己 罪 过 的 , 必 不 亨 通 。撒母耳拒绝与扫罗回去,而是转身要走(27节)。神既然已经厌弃扫罗,撒母耳就决意不与他同去;扫罗的敬拜仪式,只会彰显他的贪婪,而不是神的荣耀。不过之后撒母耳决定转回,不是要与扫罗一同敬拜神,而是要去审判亚甲(32节)。2.扫罗因为强拉撒母耳,而撕裂了他的衣襟;先知撒母耳以此为一个记号,表明神使以色列国与扫罗断绝:今 日 耶 和 华 使 以 色 列 国 与 你 断 绝 , 将 这 国 赐 与 比 你 更 好 的 人 。3.撒母耳庄重地向扫罗申明:以 色 列 的 大 能 者 必 不 至 说 谎 , 也 不 至 后 悔 。 因 为 他 迥 非 世 人 , 决 不 后 悔 。人的心思意念波动变化,软弱而不能达成目的;他们的措施常常被扰乱。然而神不是如此。

V。32-35

在这里,撒母耳作为神的先知,被立于列邦列国之上(耶1:10)。I。他杀死亚甲。1.亚甲欢欢喜喜地来到撒母耳面前,以为死亡的苦难已经过去了(32节)。他逃脱了扫罗的刀剑,以为自己在先知撒母耳面前也没有危险。(1)死亡是世人所经历的苦难。(2)许多人以为死亡的苦难还很遥远,却不知就要近在眼前。然而,真正地、敬虔地信从神的人,因着神的恩典,会坦然说:尽管死亡还没有过去,但是苦难已经过去;死亡!你的毒钩在哪里呢?2.亚甲的罪,被审判惩罚。撒母耳杀他,不仅是因为他祖先的罪,更是因为他自己的罪恶:“你的刀使妇人丧子”(33节)。亚甲随从了他祖先的罪恶;亚玛力人流人血的罪,归到这个世代(太23:36)。流人血的罪恶与冤仇,必将得报;即使是列邦之王,也要受到那万王之王的审判惩罚。在(王下24:4),玛拿西流无辜人的血之罪,耶和华决不赦免。见(启13:10)。II。撒母耳离开扫罗(34节),此后再也不来见他(35节)。他被神所厌弃,因此撒母耳也弃绝于他。然而撒母耳为他悲伤;扫罗本来可以成就多么伟大的事,却如此愚蠢地毁了自己。撒母耳也为当前以色列国的境况而悲伤;扫罗本来可以成为对以色列的一个多么大的祝福,然而现在却是一个咒诅和灾殃。撒母耳也为扫罗的永远结局而悲伤,因扫罗不能够真正悔改自己、归向神。我们应当为顽梗罪人的被离弃的境况而悲伤,----1.虽然我们离开他们,无法接近他们。在(耶9:1,2),先知耶利米虽然愿离开自己的民,然而为他们昼夜哭泣。2.虽然他们并不为自己悲伤。扫罗看起来并不太在意被神离弃,然而撒母耳为他昼夜哀伤。耶路撒冷自觉安稳的时候,基督为它而哭泣悲伤。


http://matthew-henry.blog.163.com/blog/static/208088318201262105935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