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微信公众号 CBibleWorld/BibleEngine/Bible101 Telgram电报频道 BibleWorld QQ群 4619600/226112909/226112998

祈禱神學的再思

出自基督徒百科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本文摘自:http://www.godoor.com/article/list.asp?id=1102

  祈禱雖是宗教中常見的行為,但事實上它卻是人類存在基本現象之一,因為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甚至不承認宗教的人,多多少少也都有禱告的經驗。所以對人類而言,禱告乃是人在苦難中、驚嘆中、或感恩中的一種自然性或必然性的反應。若從宗教哲學的觀點來看,禱告則屬一種天賦的省思性反應,也就是栽植在人靈魂和生命中宗教苗種(semenreligio)的萌芽。當這苗種萌芽時它以不同的形態出現,或嘆息、或埋怨、或不滿、或感贊。總之它不論以那一種形態出現,它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人的心靈正在向無名的主宰祈禱。分析到最後,人的祈禱都是向着那一位宇宙中至高至善的主宰(ultimatereality)而發的,他就是人假設為操縱宇宙萬物的主宰,這位主宰也正掌管着人的命運。簡單的說,在每個祈禱中,人首先肯定且承認了這位萬有的掌權者的存在,向他陳述心意且有所交代。

  對基督徒來說,祈禱的含義可是更深刻更廣泛,因為祈禱是信徒靈性生命的必然行為。對基督徒而言祈禱不僅是一種自然的反應,更是他們對神慈愛憐憫呼召的響應。新、舊約聖經記載許多有關祈禱的重要教導。除了一些模範禱告文詞外,我們的主耶穌亦教導門徒最典型親蜜的禱告就是主禱文。其實,主更直接的指示門徒要儆醒禱告(太26﹕40-41),保羅亦提醒新約的聖徒們要凡事禱告、祈求和感謝,將所要的告訴神(腓4﹕6),聖經更是以約翰在啟示錄代表教會響應主再來的應許,並以「主耶穌啊!我願你來」的禱告作為結束。(啟22﹕20)

  對一位教牧或教牧神學家來說,個人的祈禱和教會的公禱二者都可視為是信徒及教會靈命狀態和靈命實質的表徵和衡量。為此我們常聽說﹕禱告的教會必是蒙福、興旺的教會;教會若沒有禱告必有紛爭衰退;禱告的基督徒必蒙保守且有喜樂,不禱告的基督徒必定軟弱、困惑。無可否認,禱告是非常重要,但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禱告那麼重要?難道是禱告的文詞?禱告的長短?禱告的次數?或禱告的內容?當然問題還很多,例如﹕禱告的地點、禱告的層次、禱告的時間、禱告的模式、禱告者的信心或心態等等,是這些因素肯定了禱告的效能嗎?而基督徒禱告的特徵又是什麼?基督徒的禱告和一般宗教所謂的祈求有什麼甄別?面對這許多的疑問,難怪一般有關禱告的文章中都集中在見證型的闡述,也就是以禱告的實際層面為中心,提供一些功能和功效性的方法,例如﹕如何禱告、何時禱告、如何操練禱告、禱告模式和蒙神垂聽的秘訣等等,這一切都無形的以禱告的效能來解釋屬靈的真理。


  從聖經的亮光及基督教神學的教義中,我們可以廓清哪些禱告不屬於基督信仰的禱告,因為這些禱告中所謂的向神祈求並不是真正的禱告,只是個人心愿的表達而已。特別是當禱告者以嘆息或祈願言語的型態來作陳述時,它更是個人的內在心愿的訴說,因此這種的運作中,禱告者自然的成為禱告的中心,這與基督信仰中真正的禱告只是形貌相似,但本質上卻不是真正的禱告。

  在宗教研究中,若以社會人類學和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人的禱告不過是一種工具,它常有功利性的動機,只是以利己或利他為基礎的宗教性操作。若在文化人類學領域的研究中,我們則又發現在一切的禱告,特別是公眾性的禱告都帶着一種禮儀性的力量,這種在傳統和文化的架構中發生作用,也因此成了一種鞏固族群內部或族群之間關係的一種工具。簡單的說,在文化人類學的領域中,禱告是社會性群眾性的工具,當人類面對生存和存在的挑戰及掙扎中,禱告就有形或無形的發揮了神秘性的力量,並進而肯定了人性或族群性存在的意義。

  很遺憾的,當我們解析基督徒的禱告時,不難看到極多信徒的禱告也帶着這種工具性的特徵,許多時候我們真的把禱告當作一種必然的禮儀。對某些信徒來說,參加祈禱會是驅除惡運和神忿怒的方法。近來更有人以參加祈禱會為換取神祝福的功績,其結果形成了禱告是教會增長不可或缺的工具和方法的結論了。所以禱告成了一種驅惡避邪的咒語,也成了支取神恩典和祝福的禮文。總之,我們以禱告來換取神恩或改變神不符合我們意願的旨意。本文的目的就是在這種的理解禱告思想中來思考基督徒的祈禱神學,並為我們的信仰作一些神學性的交代。此外,本文也是一種教牧性的反省,希望以此作為信徒儆醒禱告的導向,使我們不僅能常常禱告不灰心,更能以正確的信念來祈禱。

  祈禱的分析禱告可歸納為三大類﹕天然性的禱告、人為性的禱告和恩慈性的禱告。   

第一 天然性的禱告

  天然性的禱告是當人面對某種異常事故時的一種自然的反射性回應(naturalreflex)。顯而易見的,人和動物是大不相同,因為受造的人類從未能真正的離開神。為此,人經常會感受到神無名的呼召,並對創造者作了受造者當有的回應。例如﹕當生活艱難時、在危機中生存受了威脅、或當人面對特殊的事故無以控訴申狀時、或面對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事跡時、在沒有前例可循而顯為孤單時、沒有導師教導或指引的狀況下,人的心靈自然而然的會催促人向上蒼作哀求性的祈禱或驚嘆性的頌讚。


  在以上這種情況下的禱告都是屬於天然性的禱告,因為從本體論的角度來看,這種禱告並不需要其它的特別條件,其原因就是人的心靈中都有宗教的種子(semenreligio),在適當的時候人自然的會禱告。雖然這種禱告不能被算是一種真正的禱告,但是它仍會帶來某種效果,當然這些效果也常僅限於個人純粹主觀性的感受罷了。

  雖然這種天然性的禱告並沒有內在性的價值(intrinsicvalue) ,但它的效果若從神的無限恩典教義的領域中來闡釋及領會,就能明白神是創造者,他常借着各樣事物提醒受造者有關神與人之間的地位和關係。唯有在這樣的境域中來理解人在自然中由感受所發出的禱告,才能使人覺悟到我們只是人,而且我們的生命、動作、存留都在乎神。(徒17﹕28)這樣我們就可了解天然性禱告的價值。

  

第二 人為性的禱告

  第二類型的禱告是人為性的禱告,它的特徵就是禱告只是一種工具,「人為」一詞在此乃指着它的「人制」性或「人作」性的作為。說穿了,這種禱告只不過是人清醒的陳述心裏強烈的意願而已。祈禱的對象可能是自己或他所認定的一個或一位物格式的人格,其目的及功用無非是想在順境或逆境中肯定個人的「權實性存在」(authenticexistence) 。   這類型的禱告就是當人在生活和存在的挑戰與掙扎時,他採取了肯定自我的路線。為達成這個功能,他們會利用任何工具來完成或達到他們的目的或計劃心愿;他也必會利用任何自然界、物理界、心理或心智性,甚至神秘性的力量來向管理存在者挑戰。除了外界的力量,他也必會發掘生命內在的潛能來完成生命的目的,發掘並運用心理學或邊緣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範疇中大宇宙性(macrocosmic)或小宇宙性(microcosmic)的可能力量來解決他的問題。

  無可置疑,人的心靈是一個神秘的實體,它遠超人的智能所能理解,在人為性的禱告中,人的心靈借着禱告將小宇宙(個人或群體)的力量和大宇宙的力量予以發揮。其實二者都是純屬人本性的作為。也就是說這些禱告都是由人的議題作為出發點,並以人為中心的。因此在這類的禱告中,人根本是想發揮在他「權下」的力量。

  到底人為性的禱告會發揮多少的力量及權能呢?特別是當我們發覺了好多基督徒的禱告無疑的是人為性時,這問題更是迫切的需要解決了。   從哲理性的分析來看,人為性的禱告乃基於某種信念﹕人都是帶着神性的。人是神的榮耀光輝的放射,在這種神觀的前提下,人根本是神,因為他是神的一部份。

  基督徒不否認人是神創造的「傑作」,是所有創造物中的冠冕,神亦將管理萬物的職權交給了人;但是當人想步出他的極限而以神的自存性自居時,他就陷在背叛中了。人雖有創作性,但他絕不是創造者,人為性的禱告就是犯了這致命性的錯誤,它是一種無名的自狂自大。因為在這種禱告中,人雖然看來是一位祈求者,但事實上他將他的需要只委託於自己,而不委託於神,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想發揮他妄設的神性。( presumeddeity)以取代神的地位。當他覺悟到有投靠神的必要時,他並不真實完全的投靠神,而是妄用神的名禱告並以之為藉口,這實在是狡猾的自欺行為。將禱告視為達成目的的工具,或以禱告為手段將神工具化,這二種均是可惡的騙局,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利用神,更不能將神工具化的。

  每當人為性的禱告蒙應允或得成全時,我們應認清這並不是因為禱告的能力所造成的,而是因為神是永恆不變的,他的恩慈也永不改變,因此在他的恩慈、寬容與忍耐中,他對人的態度也是不改變的。縱然有時我們把他當作不存在,甚至想盡辦法來操縱他,他對我們的眷顧作為仍是不變更。所以當人為性禱告得着成全時,我們不能只以神的普通恩典和他在自然界的管理和眷護的作為,及大小宇宙的互相運作的過程來理解神的作為。因為這樣的解釋正是落在以果推因的妄謬中,誤認為禱告得着成全就是禱告效能的明證。其實,在神那是命定,在我們只是一種巧合。

  很遺憾的,當我們能進一步的分析時,我們會發現許多基督徒的禱告竟然也是人為性的禱告。當基督徒的禱告是人為性的時候,他的禱告未必是向神發出的,而神也未必在他的禱告中成為實在的主體。因為在人為性的禱告中,神只是一種人暫時集中思想的理性幻影,基本上這類禱告的中心是自我和自我的狂妄。所以在這類的禱告中,表面上人雖然求告神,但神的名只不過是一個為滿足個人方便的道具,並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這禱告雖有果效仍不是證明神的聆聽和應允,因為神不被人利用也不願人自欺。在神的恩慈中,神彰顯出他的公義和正直來敗壞人的虛妄。

  

第三 恩慈性的禱告

  第三類的禱告就是所謂恩慈性的禱告。這種禱告是一種真誠的祈禱。在這種禱告中,我們禱告並不是「我們想要禱告」,因為禱告不是出於自我的主導,禱告的發動出於神。神在我們心中動了善工,使我們渴慕並肯定神的應許、恩慈和憐憫。雖然我們有渴望,但觸動我們祈求者是神,不是我們的渴慕。這是神永恆權能性的意旨借着他的眷顧顯明了出來。禱告的動因絕非出於人,因為一切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於他,直到永遠(羅11﹕36)。在這樣的闡解中,我們覺悟了原來不是我們揀選了他而呼求他,乃是他先揀選了我們並提示我們求告他(約15﹕16)。其實信心的種子(semenfides)都是由他而來,是他的恩賜;在我們求告他以先,他已將信心栽植在我們的心靈中,使我們可以因此得着救贖之恩。

  恩慈性的禱告就是當我們來到神寶座前時,我們將自己所察覺到的苦痛、絕境和無能陳明在神的面光中,並謙虛的屈服在神腳前。真誠的禱告並不是基於人的需要,也不本乎人的意旨,它乃是本乎神借着聖靈的運作,將他的旨意顯明在人的心中。因此,我們肯定了不再是我的道路、我的意念,而是神的意念與神的道路,這種基於神真道和恩典的禱告才是我們生存的本質。唯有在這種的禱告中,我們才能經歷基督十架的救恩,並更新了我們的人性,而這也正是我們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祈求的真義了。

  基督徒的禱告生活應圍繞在神恩典中,不應圍繞在人的需要和作為中。我們可以苦心祈禱,冗長的禱告,甚至忘形的哀求,但這一切都應是聖靈的工作和催促,而不是出於我們的意願和渴望。因此,與其以自我中心或自我服役性的心態來禱告,不如回到單純的祈禱,照着聖靈的感動和指引來禱告。在神恩慈里的禱告並不能在神恩慈上增加什麼,我們的禱告不是強逼神作事,更不是催促神成就我們的心愿,乃是渴慕神的同在和恩典。正像一個孩子依偎在母親身傍,別無其它的目的,只是盼望與母親在一起,瞻仰母親的慈祥笑容。

  我們為何需要禱告

  聖經及基督教教義都清楚的教導我們神確知我們的需要。在我們祈求以先他已知道一切。因為神是全在、全知、全能的。他預知一切也預定一切,萬事都照他的定旨並在時候滿足時得以成就,他的智慧計劃是無法測度的。

  所以,不論從神學或邏輯的角度來看,即使我們不禱告,神仍會眷顧我們,並照他的應許供應我們。他的旨意不能攔阻,凡他所定的旨意都必成全。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即使我禱告,神也不會改變他的旨意來迎合我的心愿。神的恩典和憐憫不在乎人的行為,也不在乎人的祈禱。其實,凡人所領受的絕不是因禱告而得的償報,乃是因神在基督耶穌里的恩惠而得着成全。既然人的禱告不能改變什麼,我們的疑問是﹕我們為何需要禱告?或者說祈禱不是多餘的嗎?

  若是禱告不能改變神的旨意,也不能改變原來必定的事,那麼為何聖經總是提示我們,禱告可以成就大事,更可成就超乎想像的異能,並說祈禱是大有功效的(雅5﹕16);也可以挪山填海。(可11﹕23)


  在興盛神學(prosperitytheology)和成功神學(theologyofsuccess)的倡導下(雖然這種神學的影響已慢慢消失),我們似乎看到,只要禱告即有成全;隨內心的欲望,求得懇切必會得着衷心所祈求的;憑着信心求並信靠神的信實,神必會祝福;在這種神學架構中,禱告可以左右神,它是成功的萬能鑰匙,它也可以決定成功的程度,更可肯定神偉大的範圍。   這種神學理念很明顯的是一種誤導,聖經中有關神成就我們祈求的應許只能在神的絕對權能和神在基督里的救恩中被理解。我們應認知聖經中神對人的運作是以「擬人說」的文體中描述。換句話說,當神與人溝通時,他乃以人的理念架構為基礎對人說話。「擬人說」誠然是在神憐恤中的一種啟蒙性教導工具是神的俯就運作。若無「擬人說」的協助,人就無法領會神無限、超然、廣泛的智慧。

  所以,當神啟示我們﹕祈求就必賜給你們;情詞迫切的祈求必蒙應允等真理時,這都是一種「擬人說」啟蒙性的教導。神真的因我們的禱告而改變了他的原旨嗎?或是我們的禱告搖動了神進而牽動了神的手去挪山嗎?若是我們不禱告,他就閉塞憐憫的心嗎?或是因我們迫切的禱告而軟化了神的心而善待我們嗎?當然都不是,喬布的驚嘆應成為我們的提醒﹕「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伯42﹕2),神的旨意和計劃是不容干犯的。我們的殷勤、我們的失敗、甚至我們的悖逆都不能叫神改道。因為神的原旨、計劃不是根據我們的順服或悖逆,也不根據我們有沒有禱告,乃是按照他的主權。從本體上來說,他永不改變,他的主權和恩賜也是不變的。若我們看到改變的影兒,我們應察悟到這不是神改變,而是我們對神旨意的認知改進了

。也就是當我們在禱告中親近神時,我們體驗了神的恩典和憐憫。我們的心思也因着聖靈的運行而向神開啟,使我們看到了前所未能看到的,在我們理性的極限中,我們似乎看神改變了,或是我們的禱告或善行改變了神和神的計劃,但事實上是神改變了我們生命的方向,讓我們預見神不變的旨意和計劃並因此歡欣感贊不止。

  其實人的思維常受自然程序和自然體的轄制,邏輯程次和實驗性因果的連鎖反應也在自然律的假設中弄瞎了我們的慧眼,使我們很難看到神的大能手和巧工。當我們認清人類被囚困在人性中自我的細小世界中時,我們就明白人為什麼很容易接受迷信而難以接受神的權能了。人的禱告雖然假設了神的存在,但卻忽略了我們對他絕對主權歸依性的肯定。為此,神邀請並呼喚我們禱告,他要我們本着他的旨意常常禱告,好叫我的理性、心智可以從我們的「微小」中得釋放。禱告開啟了我們的心竅慧眼,使我們看到神裏面的「絕對可能性」是遠超乎自然界的或然率。

  禱告是神為他子民預備的啟蒙性工具。因此與其要問說﹕「既然神知道萬事,並本着他的旨意差使萬事,那為什麼我們需要禱告?」

  不如我們應該問﹕「既然神有了完美的旨意和計劃,並讓萬事按神旨意成全,為什麼我們還不好好禱告?」當我們有這樣的理解時,我們的禱告再也不是一種自然的反射作為,而是對神的平安與神的呼召即刻的響應。在面對神的同在時,我們真誠的校正了生命的方向而不能不禱告。正如呼吸是生命的必須,祈禱也正是生活中信心的必然的行動。我們禱告是因為那位住在我們生命里的神催促我們禱告。並不是自我對神祝福的渴望,乃是對神在基督里的外在和內在呼召的屬靈響應,是基督徒渴慕神同在和神旨的實現。在禱告的同時,神的恩典觸動了神兒女心中的信心種子(semenfides),將與生俱來的宗教種子(semenreligio)改變成為禱告的種子(semenoratio),我們也因此能對神的作為有成長性的辨識,並歡歡樂樂的在禱告中與神親近。   

結 論

  總之我們不應當將禱告當作一種利用神的工具,也不能以禱告來強逼神為人作事。因為這是那些巴力、假先知的標記(參王上18﹕26-29)。禱告也不是功德的倉庫,貯存着換取神祝福的寶藏隨時待用。其實,我們應將禱告單純的看為我們對神和神恩典的真誠渴慕,使我們因此配得親近神並有份於他的計劃和工作。我們應當將禱告視為我們坦誠的責任性作為,不將它視為求得回報的功德。我們的困境當然會觸動我們的宗教欲而求告神,但我們不應本着我們的需要和困境的催逼禱告。相反的,我們乃是因神恩典的應許和催逼而禱告,因為我們是在神的恩慈中情不自禁的禱告。這就是當我們默想神的慈愛,面對他的慈憐時,我們必然浸溺在神的恩惠中而不能不禱告。這種禱告並不是為了求什麼,只是單純的渴慕神和神旨意的成全。因此在這樣的禱告中,基督徒必能抗拒世俗的誘惑和試探,在敵視的處境中肯定我們與神的關係,進而在私人或公眾中完成禱告的事工。

  我們並不是孤苦的乞兒苦求神的恩賜,我們乃是神可愛的兒女,也在他的憐憫中得了恩寵。所以我們的禱告應從自然性和人為性的禱告型式中得着釋放。因為基督徒的禱告,不論個人性或團體性的,都不應單是一種宗教性的禮儀或咒語。只有當我們能認定我們是神的兒女,並能完全屈服在他的旨意中時,我們才能有真正的禱告。並因此坦然無懼的來到他的面前蒙恩惠、得憐恤,作隨時的幫助。(來4﹕12)當我們能與神晤面時,我們才能享受祈禱的美好時刻。那時,祈禱不再是禱詞的陳述,而是那「上好福份」的良辰選擇,是沒有人能挪去的時刻。(路10﹕42)讓我們能與使徒們一樣地,央求主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路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