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CCBible/Bible101/DBible 微博@基督徒百科@Bible101@歌珊地圣经引擎@如鹰展翼而上 QQ群 4619600/226112909/226112998 同步推送#今日真道圣言#

加尔文的灵修与祈祷1

来自基督徒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正文 引 言

加尔文约翰是一位敬虔之士,素被誉为改教的神学家,执圣经注释之牛耳,乃圣经解经学之父,也是公立学校的实际发起人。他最擅长祷 告,冠有他名字的基督教教义体系,向为灵修之母。其成果响誉世界,因为它训练出一大批高贵的殉道者、改革家、宣教士、与布道家,兴起无数次的宗教复兴。所有基督教受欢迎的赞美诗都有加尔丈主义的内涵,祷告乃是加尔文主义中“生命攸关的一口气”,可是,比起他神学著作的 名气,实在鲜为人所注意。他评注耶利米、以西结、但以理、和小先知书,起初都采讲道的方式,每一篇再附带一适当的祈祷文。他的道和祷 告都是出口成章。加尔文在给小先知书注释写序题呈献瑞典国王的书信中说,“假使我有能力,我愿意尽量阻止那种草率的教训圈子扩大,这样 一来才能使听众大得福益,人们得了这种福益我才能心满意足。”布达尤斯(John Budaeus)在另一篇序言虔心劝勉,我们祈求神的灵,使我们藉着祂的引导来读经。他说,“为此,简短的祷告也许使我们获益更多。不知道的人也可以此为模式,套用圣经的话,形成他们的祷告。因为他在讲道开始用的是同形式的祷告,所以当他结束每一篇讲道时,他习惯照神灵所给他的感动,当即有一新的祷告,以顺应那篇讲道的题目。”


下面这段文字,是引自加尔文创世记注释,可显示他的演讲术有时真是登峰造极啊!除非那些首先藉传福音而虚怀若谷,学习到将全部理智摆在十字架的愚拙之下,否则的话般哲学的头脑论到世界方面的技艺,是怎么也想不通的。


除非我们亲自受基督的教诲,我们就找不到任何东西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然而,这也不成,除非我们从最低深渊上来,乘着祂的十架御车,升到诸天之上,在那里凭着信心,我们可能理解那些眼未会见过,耳未会听过,远超过我们思想的事。在那里,基督无形的国度杷一切事物都填满了,祂属灵的恩典也散播在一切之上。然而,我们还是禁不住用我们的意识去思量天地,也从那时候起,我们在神的真知识里找寻确证。


因为基督就是那形像,神所显现给我们的,不是只有祂的心,还有祂的手、祂的脚。我称祂的心是那奥秘的爱,藉着这份爱,祂在基督里拥抱我们。藉着祂的手和脚,我了解祂成就在我们眼前的工作。”他的翻译者到此看见,加尔文跟保罗在以弗所二章6节他宣告,“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浩,一同坐在天上”,是多么相近啊! 他写信给他的高足弟子苏格兰的改教家诺克斯约翰(John Knox)说:“听见你们这次努力,得了这么大的成功:不仅我个人,就是听过我信息的一切敬虔人士,都雀跃不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这么难以置信的进步,真令人咋舌称奇;同时我们还感谢神,在其中大大显示了祂特别的祝福。”


在给护民卿森麻寅(the Protecor Somerset)的建议中,他说:“阁下,就我所知,贵国似乎很少那种活泼的道,传道人多半只是念讲稿,就交差了事。其实,传道不应该死气沉沉;无论教训人、劝勉人、责备人,都要是活的,正如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一样(提的4:2)。所以的确,要是不信的人进来,说不定就会受感动而被劝醒,以致将荣耀归给神,正如保罗在林后十四章里所说一样。阁下,你也知道保罗怎么告诉他们要用活的能力来讲道,这样的人才是神忠实的好管家,他们不一定要用修辞学上的夸张说法,这只不过是叫自己得人尊敬而已,乃是神的灵经由他们的声音发出,工作才大有能力。”


他给幼王爱德华六世(Edward the Sixth)的信可说是永垂简册,配得不朽记忆:“身为一国之君,又治理这样的国家,的确是伟大,然而我还是相信,你认为作一个基督徒是无可比拟的。因此,陛下,神赐你为基督教国家元首,帮祂治理并维持英国的基督耶稣的国度,实在是你无上的光荣。”


护民卿森麻实之女,塞姆尔安妮夫人(LadyAnne Seymour)也接到他一封信:“当然在这么多神所加给你的恩赐中,无疑占第一的是——在你孩提时代,神的手就临到你,使你成为祂的儿女,祂就是那位永远拯救的创造者与众善之基。”


克兰谋(Cranmer)是他的笔友兼同工。为了使改革宗教会的关系更密切,他建议加尔文召开总会,加尔文如此表示了他的赞同:“这对我的影响太大了,如果有需要我服事之处,我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在另外一封信里他说:“我实在称许这个计划,阁下已经开始为英国人设立宗教的宪章,毫无就延,以免事情一经延宕,就不了了之,或未经摘要,一般人难以消化,而心存悬疑。”


他写给法勒尔说:“肯特伯里的大主教告诉我,要经常给国王写信,因为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益的。我听了这话以后如获至宝,心中实在高兴。”


当英国的亡命者因为玛利皇后的迫害,而散到欧陆各地时,加尔文的笔开始代他们说话了。他欢迎他们到日内瓦作客,并且如此寄予同 情:“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为英国担忧,甚至心痛不已。此外再没有别的事,像英国这事件这么折磨我了。”


伊利沙白女王在位期间,加尔文送了她一本先知以赛亚书注释的新版本,他在这本书中大为福音辩护:


“低声下气求你赞助我个人的工作,并不是我的目的,乃是靠着基督的圣名恳求,不仅因着你的仁慈,使一切正统派的书籍,能广被接受遍行英国,也求你更多关心促进宗教的事,这件事多年来一直被忽视,实在不应该。要是这只是神的独生子向地上诸王所要求的事,那么,至尊的女王啊,执行这个任务吧!因为甚至当你一虽然是国王的女儿,也免不掉那场可怕的暴风雨,使一切敬虔人惨遭杀头之害时一神都以奇妙的方法,使你安然无恙。虽然你还是受了惊,但祂已经托付任务给你,要你奉献全人,毕生致力于祂的服事。你没有任何理由会以此差遣为耻,神已经藉着使你遵从祂儿子的形像,给了你那么一大片富庶可夸的土地。神的儿子,先知以赛亚为祂谱上最好的赞美词,祂从监狱和审判中,被高举到天上统洽的最高之处。”


从给布塞(Bucer)的信函中看见这位伟大改革家的愿望:“但愿英国能让基督教的真正纯洁站稳脚步、直到该国的每一件事都照基督的法则步上正轨。”加尔文的祷告奇妙地蒙了垂听,英国成了宗教改革的堡垒。因着西班牙阿马达的失败、英国成了海上霸王,自此以后,世界海权遂从天主教转到新教(基督教)的手里。英国清教徒运动乃是彻头彻尾属加尔文主义的。结果,韦敏斯德信仰准则(加尔文信条中最完备的)遂因“首次新教会议”(first among Protestant councils,参Schaff,Creeds of Christendom,Vo1.I.P.728)而成形了,并且由英国国会采约。葛立恩(Gfeen)说:“自英王查理二世复辟,(一六六○——一八八五)以降”,英国进步的整个历史,在道德与属灵方面,一直是清教徒运动的历史”(Short History Of the English PeopleVol.lII,chap。 VIII,ad fin)。加尔文主义”者的大多数现在都讲英语。雪夫博士(Dr,Shaff)说:“加尔文对两陆的盎格鲁萨克逊民族、的宗教影响,比任何一位道地的英国人都大,而且持续至今。”他引布森(Barolless Busen)的赞美辞说:“加尔文的优点是他自己的,他一直是英格兰、苏格兰、美利坚合众国力量的创造媒介。”(History of Christian Church, Vol,VII,PP806~7)。


加尔文翻译社(The Calvin Translation Society)因为出版了五十二钜册他的作品,而使英国基督教文字界大放异彩。其翻译已经校正编辑,为了使它简明些,已完全将小先知书的注释给缩写了。在其他作品中所刊载的几百篇讲道与祈祷,也相当有启发性,值得发行全球。 最后,我们用一篇劝诫作结束,这篇劝诫是取自加尔文申命记的讲道,现已译成英文,用字古雅,跟许多他在讲完道以后所用的劝诫差不 多,很适合虔诚的读者用作祷告的范例,兹抄录于后:


“现在让我们在我们公义的神面前跪下来,——认罪,求祂使我们感觉罪孽深重,以致完全转向祂,现在虽然没有摩西领我们进迦南美地, 但有耶稣基督下来引我们到达天国,我们要顺从这样的引导,无论如何总不撇弃祂,如此讨祂的喜悦,使祂赐下恩典,不单给我们,也给地上的万国万民。”

本书内容会于“信仰与生活”中陆续刊载,译者梁牧德慧旅居日本时,特经编者邀请执笔,梁牧移居美国,牧会多年于密西根州长老会,现且退休佛罗里达州。梁牧译笔忠实流畅,编者在此特申谢忱,谨望此书能帮助主内兄姊在灵修与祈祷上百尺竽头更进一步。

编者 一九八二年元旦于台北


}




本书为未授权图书,源自网络,在此刊登只为交流学习之用,请勿用于其它目的,谢谢。若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函告知删除。 电邮 ccwiki@ccwiki.org